广告

总结十个月的俊知总经理经历

2017-1-13 09:59 756 0

总结是为了更好认识自己,也为了分享自己的经历,让后来者少走一些弯路,所以这篇总结对自己,也对雨滴的管理层,比较重要。


一、加入俊知


虽然一直是俊知的三大股东之一,甚至有高频电源的合作,但是,我没有参与俊知的经营,最多他们有疑问问到我时,我给他们解答一下,遵守设定的游戏规则。俊知与雨滴可谓同年起步,轮起来雨滴略早一点,并且各自都有相应的基础条件,都是从老东家哪儿继承了技术,自己独立出来再做的,所以背景很类似,只是经营的主体的文化层次不同,对于很多事物的把控有较大的差异。一直以来,我比较欣赏俊知的朱总,因为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我的缺失,那就是不会花钱的缺失,大手笔运作的缺失,这或许因为我前面有两次半的创业失败经历导致我做事比较稳妥,讲究五行齐全,重视天时地利人和有关。


长期以来,我把俊知作为一个参考对象,因为朱总的性格,虽然花钱强,大手笔,经常用奇招,绝招,但是也把公司放在过山车上,颠来覆去,大家都不心安,这儿得到哪儿就失去了,最后算下来还是这么多,业绩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好,有太多的浪费和漏掉的。于是我把俊知出现的问题,都一一加以分析,应用在雨滴的经营上,所以这么多年来,雨滴总体还是比较稳定的,尤其是雨滴的模糊化股权结构,就是针对俊知股权分配出现的危机加以改进,可以算是我的得意之举!


孔董的五年创业期,实际经营还是朱总在指挥,后来朱总经营了三年,可谓惊心动魄,把对手搞死,也把自己公司搞累了,对于下一任的总经理人选,我心里是想让孔董上,因为我没有参与俊知经营,并且人在深圳,经过这么多年,孔董经营理念上有了自己一套思想,总体上讲理念跟我接近,以稳扎稳打问核心,当时我答应辅助他,把高频电源做好。在正式股东会那天,朱总却认为应该我去当总经理,因为这样可以给俊知带来一些变化,而孔董虽然可以,但变化不会太大。在朱总的强烈要求下,我呢,内心也有一种冲动,想再一次折腾一把,证明自己对于企业管理的认知,尤其这种跨行业空降型的管理,因为我喜欢挑战,所以不顾家人的反对,最后还是接受了。孔董在这个过程中没有明确的表态,虽然他的性格如此,但当时的场景我是清楚的,因为我知道他有想当总经理的想法,只是被朱总压制了。


今年三月份入职俊知,因为跨行业有较多的不懂,所以让孔董代理一年的总经理。自己把自己擅长的电子部分做好,比如高频电源、控制系统的布线PCB化等,也就是说把手脚做好,再考虑大脑上,否则大脑空转,并且这个过程中,同时熟悉并介入俊知。但是俊知的两块业务,我却没有去触碰,一块是财务,一块是业务,财务完全让孔董自己把控,业务由孔董和覃总负责,孔董负责大客户,覃总是俊知的老员工,股东之一,负责零散的客户,所以这两块核心牢牢把控在原俊知的人手里,这是我在入主俊知之前就认识到的,一是离职的俊知老员工跟我讲过一些忌讳,二是我自认为改变不了俊知的属性,自己只是一个过客,一颗流星,过来只是施展一下自己的抱负,不要去触动属于他们的核心,目前来看,这个决策是明智的。


决定作为俊知的总经理后,上一任总经理朱总的去留是个问题,毕竟我不希望前任对我指手划脚的。恰好朱总在他经营的末期搞了一个焊齿机代工的项目,并且他当时不看好自动化领域,毕竟自动化程度越高,设备销量就要降低,导致锯齿焊接机这个细分行业在萎缩,所以他积极的开拓焊齿机代工业务。于是我提出给他优惠的设备价格,让他决定是否要独立出去经营代工业务。最终朱总决定独立出去经营代工业务,给公司下了100台的带机械手的JZ035机器,公司也给了他几乎不赚钱的价格以支持他的发展,这个方法在公司不亏的前提下,解决了上任总经理的干政问题。 朱总末期,销售由覃斌群负责,覃总的能力很强,嗓门也大,但长期以来在俊知不受到重用,只是到了朱总末期蒋小姐离职,他才接手蒋小姐的销售业务。相对蒋小姐来说,他善于把握客户心理,积极主动的帮客户解决问题,并且善于发现市场的爆发点,所以他接手后,有一丝跟朱总、蒋小姐比的心态,以证明自己的能力,而事实也证明,他的销售策略是正确的,朱总时期的销售,主要以量大的DIY市场为主,销量虽大但利润很低,加上欠款售后,甚至不赚钱,而覃总负责销售,主攻高端专业片市场,虽然量相对不大,但利润高,整体划算很多,并且今年一年也差不多销售了近百台,这是不错的业绩。我看到他的自信与努力,也是积极鼓励,并决定以他为龙头展开经营,在职位上,除了销售经理,更兼职常务副总,给予有能力的人更大的权力。


朱总末期,因为朱总差不多有半年时间都在杭州搞代工业务,俊知本部开始裁员萎缩,而仓库、研发、行政、财务几块是重灾区,能力强的人走了,弱的人被辞了,所以导致内务混乱,而熟悉公司内务的,只有孔祥天一个人,啥事都堆到他头上,所以这个时候就让孔祥天作为公司的内务负责人,同时覃总的老婆叶文雅刚来公司接替财务和行政事务,她的能力不错,也非常负责任,这样恰好由两人配合负责内务。孔祥天之前是负责机械研发的,并且在研发、CNC加工、生产、仓库、采购都做过,所以对公司最熟悉,我接手时,他主要负责采购。


入主俊知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高频电源并入俊知中,这样子便于统一管理,同时让高频电源部门更好的配合俊知的工作,毕竟高频电源在俊知的产品中占有很大的比例,尤其是售后部分,让吴玉勇负责把高频电源的售后问题解决。后来随着高频电源的问题控制住之后,机械的售后问题就表现出来了,覃总为了更好的配合销售工作,而原售后负责人曹贺也做疲了,就让吴玉勇负责俊知的整个售后。吴玉勇虽然擅长高频电源,但是对焊齿机并不了解,但是他还是欣然的接受了这个任命,要知道负责一块自己不擅长的业务,压力是很大的,他在这个时候就表现出了开拓精神,是我欣赏他的原因,此外我也有意想让他负责整个售后,这样对他今后切入销售领域奠定基础。


俊知本来年初就要搬家到收购的老东家钱桦这儿,但是因为当时覃总的订单不断,为了赶货推迟了搬家,最后在4、5月份陆续的搬完家,这一搬家暴露了很多问题,俊知管理的脏乱差表现出来,尤其是农民习性表现的无疑,太多没用的垃圾,从老厂搬到新家,最后又当垃圾卖掉一车一车的卖掉,光搬家的费用都高了很多。面对这些垃圾,很是舍不得,到现在,公司里还是有很多垃圾,并且最终这些垃圾导致我的离开。


当时公司是由孔董经营,搬家由孔祥天负责的,因为我刚来俊知,对这些东西都不了解,还在熟悉阶段,所以没有插手。对于搬家,我直接在公司表达了对孔董的不满,这是严重的内耗,并且毫无章法,相反对于孔祥天,他只是具体的执行者,虽然导致这些问题,但干活总是会犯一些错误,可以理解。搬家这个事情让我提前介入俊知的管理,所有决定6月份自己正式接管俊知开始经营。 搬家后,公司进入一片混乱,公司到处是乱糟糟的,仓库、生产、采购、加工等一系列问题都显现出来,而矛头直指孔祥天这边,因为他一个人管搬家、仓库、采购,又跟生产、加工对接,仓库采购运行不良,生产加工就陷入停顿,效率上不去,而订单又很满,尤其是朱总在不停的催他的100台机器。虽然孔祥天已经很努力的工作,但是太多的事情都堆积在他手上,其它人因为不熟悉都无法帮他分解,而他属于内向型性格,工作能力并不出彩,只能说各方面都懂一些,但不精通,加上沟通能力不强,往往自闭的干活,所以这段时间越忙越乱,这让我深深的认识到他在这个内务中枢环节问题很大,于是开始着手人员替换。


搬家之前,我就在雨滴物色适合来俊知的人员,我希望把雨滴的这一套内务管理带入俊知,并且希望内务由女生负责,公司实现男女搭配,男主外女主内这种传统的管理模式。首先选中的是郝琴,因为她在论坛上发的帖子显示她想改变,想学的更多一些,这些都显示她越来越成熟了,之后想想光郝琴一个人还不够,毕竟雨滴的各种管理她都没有接触过,经验有限,于是再把目光转向有实际操作经验的几个女负责人,最后选择了胡光霞作为俊知的内务负责人,也就是雨滴的PMC角色。


胡光霞和郝琴来到俊知后,首先从仓库入手,俊知的仓库,号称永远都是乱的,没办法理顺的,而仓库不理顺,采购、生产发料都不可能及时准确,然而她们两人刚来俊知,没有机械基础,面对远比雨滴多的多的物料,尤其大部分都是自加工的非标品,有些束手无策,加上俊知的老员工有些情绪,三天两头请假,仓库整理推进的比较缓慢。此外,郝琴与胡光霞之间也有一些处理意见上的不统一,面对新事物各有想法也是很正常的,那段时间看到郝琴写了一些帖子反应了仓库的一些事情,我偶尔介入一下,主要化解各方矛盾。随着时间的推移,事实证明胡光霞的经验更有效,慢慢的让郝琴认可她的一些做法,最后她们两人相处配合的不错,郝琴后来一直管理仓库,做的有声有色,用她自己的话说,学到了很多,有些成就感,我撤离后,郝琴继续留在俊知。 仓库的老同事因为情绪原因,加上他们在俊知时间呆的久了,疲了,所以慢慢的选择离职,这个时候胡光霞她们招聘新人慢慢补充实现了更替,总的来说前期因为对机械的不熟悉矛盾多一些,这个很正常,后期熟悉后,这些也都理顺了,胡光霞和郝琴在内务管理上,开了一个好头。仓库理顺后,胡光霞撤出仓库,开始接手孔祥天手上的BOM。


俊知的一切问题,都来自管理层,而具体的就是这个BOM了,BOM从来就没有对过,一台机器这么多零件,完全凭孔祥天一个人的经验在下单,时常有漏掉忘记下的,此外有太多错误的,不是版本不对,就是孔位尺寸不对,加上俊知存在这么多年了,版本繁多,尤其是售后更换料的版本,把大家都搞晕了,而版本的命名,更是随意,所以胡光霞接手BOM,等于接手了烫手的山芋。


因为胡光霞不懂机械,也看不懂图纸,所以只能去请教孔祥天,而孔祥天的性格不爱教人,问多了问题,就会烦,并且胡光霞从他手上分权,虽然他没有视胡光霞为威胁,但是一种感觉自己能力不被认可的感觉,所以内心必然会有一定的情绪存在,并不是很配合,所以接下来的矛盾就在孔祥天与胡光霞之间产生。我理解孔祥天,确实,若各种问题都指向自己,自己也是会有些脾气的,而现在胡光霞分解部分工作,虽然是减轻自己的压力,但是这种失落感还是比较强烈的,所以我对于他的种种行为都是很理解的,并且从人性角度讲,孔祥天还是一个很不错的同事,起码他还没有太多的刁难。当然,我更感谢胡光霞,她为了完成自己的工作,非常的不容易,很多次的厚着脸皮、低三下四的去求孔祥天,每次委屈之后,还要当作没事一般的再次交流沟通,据说有好几次,自己偷偷的流泪。


这个时候胡光霞很需要机械方面的帮手,恰好,早在1、2个月前,我做了部署。来俊知后,看到机械研发方面的人很缺,孔祥天属于机械研发的,却做了内务,采购,有一个跟孔董配合的机械人员,刚离职不久,而孔董自己又不会亲手操作Solidworks,只有一个水平不高,沟通还有问题的小郭,机械研发部门竟然没落到这个程度,这个很大程度上跟前任孔董朱总有关,一些有技术能力的股东因为看不到俊知的希望都撤股离职。搬家之后,覃总找了一个钱桦以前的机械设计人员谭树彪过来,这样正式干活的有两个,但一个新来,一个水平不高,并且对俊知产品线也了解不多是,所以两人都无法帮助胡光霞。


我来俊知,还带着一个目的,就是熟悉机械,组建雨滴自己的机械队伍,所以看到这种现状后,有一天夜里我打电话给曾小兵,让他帮我物色一个合适的机械设计人员。曾小兵是以前雨滴的老员工,并且是股东,后来跟郑总因为结构上的一些分歧离职,在外面创业两年半,结果并不理想,他接到我的电话后,明白我表达的意思,想回归雨滴,但是因为来的是俊知,我就跟孔董沟通了一下,孔董对曾小兵比较有意见,因为以前曾小兵在俊知时期,没有深入做,觉得他比较浮。我看到孔董对小兵的意见,但是目前又没有合适的人,于是就找了郑总,想把他放到雨滴这么,雨滴支付费用,可以给俊知免费用,等价于培养。虽然我猜到郑总没什么意见,但毕竟郑总与曾小兵矛盾过,需要了解他的想法,后来在郑总的同意下把曾小兵叫回来了。


曾小兵是有孔董说的问题,但是有问题不见得不能用,他的长项不在于技术水平有多高,而在于长期以来跟我的配合比较好,并且会Pro/Engineer等机械工具,以前负责雨滴的模具设计,出的资料比较完整,所以很胜任在机械方面的沟通交流,尤其是作为机械研发的辅助人员,理顺各个环节,毕竟他有完整的手机结构开发经验,资料完整性方面得到雨滴的好评。此外,小兵的性格比较和,善于跟底层人员沟通交流,这个性格可以很好的放到人才培养岗位。


曾小兵来了后,我首先把他放到CNC加工部门,原因是CNC加工部门人手缺,无法开夜班实现双班机制,这样子500来万的CNC价值就用不起来,然而这么一个安排,遭到CNC加工部门负责人许迎亮的抵触,因为CNC加工部相对独立,甚至连俊知的核心层都没有一个人在里面,而他们却掌握了公司最大的资产,容易引起小团队,哪天他们一个情绪就可以搞罢工。曾小兵安排到加工部,我有三个目的,一是加工部人手不足,提高效率,二是防止今后加工部要挟公司,三是让小兵从机械加工入手,了解机械设计,今后设计的机械,可以自己去加工出来。很快,加工部负责人许迎亮做出还击,有一天夜里应该要全体加班的,却集体罢工,故意跟我对抗。


第一次出现这个事情,我也不去追究,当作不知道,过了一天,我在公司的管理微信群(来到俊知,快速的建立了各个微信交流群,各种事务处理往往都在微信群内沟通)内交流时提到,公司内部的一个处理机制为:硬对硬、软对软,同时讲了一番大道理(记得当时大家对一位年纪大的同事意见比较大,跟年轻人沟通,因为年轻人用词随意,动不动骂年轻人,导致大家都不敢说他,我说了一下我的处理方式)。许迎亮当时也纠结之中,因为这样公然对抗我,他也不安,当晚主动跟我沟通,也把他内心的想法表达了一下,他是担心曾小兵过来盯着他的,这个心理我也能理解,毕竟在他的位置、层次上,这么想也是对的。我跟他解释了一下曾小兵的安排,也跟他讲了一些大道理,这样大家的误会就消除了,之后许迎亮的表现令我非常满意的,同时他跟曾小兵也相处的很好,都成了哥们。 受了曾小兵的刺激后,许迎亮在第二周就招到人把夜班开起来了,很快曾小兵熟悉了CNC的常规操作后,就撤出加工部,我把他安排到生产部熟悉俊知焊齿机的生产安装,了解俊知的产品,希望这一次他能深入,曾小兵不负我的希望,又一次认真的去做事,提出了不少改进的方案,这个时候,我提出,俊知不能只为客户自动化,提高效率,更应该为自己自动化,提高效率,而曾小兵就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人选,比如做一个夹具,协调一些工作等,这些岗位他非常适合,因为手机就需要很多夹具,需要高效生产的。


再后来,我开发二代高频电源进入到后期,需要大量的金属件设计,于是让曾小兵跟我配合,这个过程中,曾小兵在设计上的缺失就表现无疑,主要表现为很多设计思维不够大气,往往都是讲究能用的设计理念,导致很多设计显得很别扭。我利用二代高频电源这种面对面的机会,逐点分析他思维中的缺陷,希望能把他的弱项改进。也就是在曾小兵跟我配合的过程中,胡光霞因为BOM的事情,显得很无助,于是我让曾小兵协助胡光霞把BOM清理出来,清理好后再导入ERP系统,俊知之前就用了一个叫Ecounter的ERP系统,这是一个网络化的ERP,费用不高,功能比较多,但是一直没用起来。胡光霞虽然在雨滴有ERP使用的经验,但是没有架架构,导入的经验,所以刚开始使用的时候,ERP里面的老数据跟新数据经常打架,导致很多功能没法使用,这个时候我让我老婆刘颖出面负责整个ERP的实施,因为雨滴的ERP系统就是她推行的,并且以她的学历和工作能力,足够胜任,最后在刘颖的努力下,找出很多导致ERP混乱的问题点所在,一一指导胡光霞把ERP走向正规,在这个过程中,胡光霞的能力提升是最快的。ERP导入后,胡光霞开始接手孔祥天的采购工作,孔祥天回归机械研发,做他自己真正的工作,俊知的设备很长时间没有升级改进了,后来他经常跟覃总拜访客户,做技术支持,回来改进设备的缺点。


再说说自己,正式去俊知上班是在搬家之后,来到俊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熟悉他们的人员结构,尤其是中下层人员沟通好,从中选拔出我认为不错的人员,便于今后安排在合适的岗位。接触了一段时间后,发现生产部的曾海丰和谢乾豪相当不错,于是就留意这两个人,此外生产部负责人覃运强口碑很好,资格也老,踏踏实实,以前主要负责PLC研发,后来没人了才负责生产,这样导致PLC编程没人,新机器研发进度停顿。此外加工部负责人许迎亮也积极热心,给我留下很好的映象。行政兼财务叶文雅也主动能干,再加上孔董和孔祥天的机械设计,所以整个班子还是比较完善的,这样自己心里就有底了。 来到一个新公司,必须要了解一下新公司的产品,所以我开始熟悉焊齿机,未来俊知前,我就认为俊知的接线方式成本很高,提出用PCB + 牛角座的方式改进现有的接线方式,一是降低物料成本,接线人工,提高效率,二是提高信号的抗干扰能力,因为以前的俊知对于干扰完全没有概念,尤其是存在高频电源这种强干扰设备,配电柜里面高低压、大小电流线都是混乱布线,根本没有分离,从客户那边也经常反馈烧PLC触点,传感器异常等现象。所以就安排易艳辉与曾海丰共同负责针对035机型设计PCB接线方式,效率大大提高。


自己以前虽然玩过一段时间的PLC,但都不系统,并且太过于简单,对于步进电机等控制没有深入,所以想着乘这一次机会,真正深入进去,于是针对俊知常用的一些功能,做了PLC DEMO,把步进电机等功能动作,都分解开,基于这些例子,把谢乾豪、曾海丰,吴玉勇、易艳辉等人集中起来培训,这样他们通过业余时间,初步掌握PLC编程,之后从这些基础入手,开始真正掌握焊齿机编程,并且能够自己修改一些程序。这个时候,因为覃总想销售磨刀机,但是钱桦的磨刀机用的是三菱老款PLC,数据采用电池存储的,因为年头有些久,容易掉数据,所以想换成现在用的基恩士PLC,所以我接手做这个磨刀机项目DG02,通过两周时间基本实现功能,初步掌握实际的PLC编程,应该说这次的PLC学习,给了我很好的经验,让我了解机械的控制,扩展了知识面。


之后覃总认识到钱桦留下的磨刀机存在太多的问题无法迅速处理,反而高频电源是重点,因为它直接影响当前的主业焊齿机的销售,于是我开始全力开发二代高频电源,模仿的对象直接是意大利西亚的高频电源,因为它在市场上的知名度和口碑最好,自己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二代高频电源上,从5月份开始,8月份技术成熟,真正小批量到12月份了,现在进入了外发测试阶段。从测试情况看,效率比一代机高30%,节能效果很大,并且机器工作发热低,可靠性高,焊接效果也优于一代机。高频电源研发完成后,指导陆成杰基于ARM+FPGA做了替代电脑的激光打标机控制器,并把这一套板子当作msPLC+FPGA开发板销售,作为msPLC/msOS的延续,提高msOS群的活跃度。考虑到自己今后的主要使用FPGA,所以这个开发板可以让自己总结一下FPGA的开发经验,分享给群友,实现“教也是学 ”。


高频电源之后,俊知认为最关键的问题是上料机构,以前也多次向我提出用图像识别做合金的方向识别,但是传统的图像识别方案成本太高,无法实际使用,一年前我提出一种基于单片机和AV摄像头技术做的图像识别方案,之后让李小龙测试了一下,理论上可行,但单片机的ADC速度慢,还无法满足要求,这个实验就停止了。高频电源完成后,就再一次想起这个事情来,把这个技术真正的做出来,我还是采用ARM+FPGA架构,只是用运放代替ADC实现二值化,由FPGA高速采集数据,目前这个方案测试成功,效果很好,性价比很高,最核心的是基于单片机技术,让搞单片机的人都可以搞图像识别了,接下来这个技术进入产品化,并且希望把这个技术推广应用好,形成一个大的分支,比如工业自动化的上料机构,意义非常大。 公司架构方面,在搬家整顿稳定后,覃运强调回研发部,由谢乾豪接替覃运强的生产部工作,谢乾豪对焊齿机整体比较熟悉,偏向管理,曾海丰对电气比较熟悉,擅长技术,所以选择了谢乾豪。胡光霞接替孔祥天后,孔祥天回归机械研发,这样子俊知的机械电气研发部门基本完整,整个队伍由孔董负责,加上新来的谭树彪和原来的小郭,一共5个人。之后从售后部门抽调了老员工谷志强回来,协助胡光霞,负责质检,资料整理,同时他跟曾小兵学Solidworks,整理BOM,随着时间的推移,BOM也越来越清晰。胡光霞作为公司的中枢环节,协调的比较不错!这期间多次组织全公司开会,讲解各主要负责人的工作内容,以便让员工清楚大家都在干什么,实现公开透明,同时提出口号:突破自己,再创辉煌。


这一切都理顺之后,针对供应商、客户多次抱怨的形象问题,开始办公室装修,原来的方案是把办公室放在二楼,一楼大门口是接待,这样简单,但是难看。有一天我想了想,既然要装修,就做的彻底一些,把一楼的高频电源组搬到二楼去,把一楼打通,全面装修。装修是由胡光霞负责的,她有雨滴的装修经验,所以装修找的还是以前的装修队,进展还是比较顺利的,装修的也令大家比较满意,风格跟雨滴类似。


这些大的事情都落实了,最后一项事情就是磨刀机的处理问题,这个事情也是导致我离开的原因。磨刀机是接手钱桦的业务,有30来台,并且有很多的零配件,大大粗粗,本身场地就紧张,很很占场地。原本孔董、朱总认为这批机器接手过来转手很容易卖掉,哪知道接手之后卖了几台都退回来了,原因是这批机器组装的有问题,再加上放在公司时间久了,有些生锈老化,程序掉数据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一直放着占场地,会老化烂掉,卖又卖不掉,若花人手去改进,投入的资金也不小,并且今年一年焊齿机的研发都忙不过来,哪有精力忙磨刀机,所以这个近200万的资产如何处理是个大问题,作为我来说,不处理还,还可能会被其它股东质问。


覃总本身在钱桦时期就是负责磨刀机的,他一直有创业的想法,所以后来提到这批磨刀机时,他有想法承包下来,对于这个想法我是很支持的,但是我也比较担心销售谁来负责的问题,后来跟覃运强沟通,他说可以接覃总的销售,加上公司大客户由孔董自己负责,所以这个销售影响也不太大,并且后续可以让吴玉勇转型为销售。


这个想法遭到孔董的反对,于是就开了一个公司的管理层会议,孔董、我、覃总、覃运强、孔祥天五人参加,孔董明确表示反对,理由是焊齿机的前景不好,需要磨刀机这块业务,孔祥天之前跟覃总沟通过,想两个人承包一起做,因为他们两人私下有接触一个磨刀机的客户,现有的磨刀机稍微改进后,就可以卖个好价格,但是对于覃总单独出去做,他内心是不想的。覃运强是支持的,会上的表态是无所谓。因为孔董坚持,这个磨刀机外包就这么阻止了,这个让我比较生气,因为他直接干涉了我的经营,毕竟俊知是一家总经理负责制的股份制公司,对于磨刀机来说,不属于固定资产,总经理是可以直接决策的,哪怕现在的管理层会议,也是支持外包,这种直接破坏规矩的事情是我无法接受的,所以我当场提出辞职。 纵观俊知,除了跟雨滴合作的高频电源成功外,其它他们想的外扩项目,都失败或者不赚钱,而高频电源之所以能成功,根本上是雨滴投入太多的精力在里面,远远超出了俊知所投入的。之前我想把CNC加工部独立外包,也因为孔董阻拦而停止,因为自己加工的成本跟外面加工的成本接近,外包可以少负担的同时,还可以倒闭研发正规化,但是孔董想着自己的设备,研发方便一些,但是,这样导致研发人员永远图纸混乱,不守规矩,往往直接去加工部门修改参数而绕开整个供应链,随意性很强。


磨刀机项目,从客观上讲,因为场地、人员、资金三者问题,都无法展开,尤其是人员方面,就一个覃总熟悉磨刀机,其它人员都不熟悉,整个配套队伍需要重建,而他们担心的焊齿机业务下降,其实根本不存在,因为高频电源的升级,机械方面的重新设计,完全可以扩大市场占有率。若现在把精力放到磨刀机方面,不仅降低了对焊齿机的投入,让对手有机可乘,更让自己在磨刀机上面临新的对手,投入更大的资金却短期内无法盈利。而长期以来,俊知的资金都依赖于雨滴的支持,这样等价于把雨滴完全拖入进去,这跟我的立场不符合,我去俊知当总经理,其中的一个目的,就是想把俊知经营好,让雨滴的资金可以解套。


我离开俊知后,高频电源组也从俊知分离出来独立运营,胡光霞和曾小兵也撤离俊知,吴玉勇因为俊知售后人手紧张,暂时还留着,我也希望他多留一段时间,这样子可以更好的理解售后,熟悉机械。说实在,在总经理的位置上,夜里睡觉都睡不好,离开之后,心里的压力终于放下了,乘着这几年俊知焊齿机的情况还好,后面把雨滴的资金解套出来。


最后讲几件小事情:


1、俊知以前的管理,基本上属于工厂管理模式,比较传统,谢乾豪接任生产部负责人后,跟仓库、运营这边一些沟通不畅,谢乾豪经常抱怨物料缺,摆放等问题,而胡光霞向我反应谢乾豪这边配合很难。谢乾豪在接任之前,我就觉得他是一个传统管理者,他管理范围内的事情会抓的比较紧,但是不属于他的事情,一般不会去关心。而接任后出现的这些问题,虽然在预料之中,但也超出我的想象,这么快就出来矛盾。为此我专门跟谢乾豪沟通过几次,但是都比较轻微的点到,毕竟他刚接任不久,以鼓励为主。后来有一次他们之间矛盾比较大,反馈到我这儿,恰好我碰到许迎亮,他提到谢乾豪现在的情况,就跟2、3年前的他一样,做事比较死板,于是我就想到把相关的人员都叫出来一起吃个饭,通过许迎亮的案例来影响谢乾豪。许迎亮作为CNC加工部门的负责人,毕竟有多年的经验,跨部门打交道比较好,尤其是仓库、运营有事情,跑的比自己部门还积极,这样子配合部门都对他评价不错,所以跟谢乾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毕竟仓库、运行都换了新人,很多物料不清楚,出错很难免,这个时候熟悉的部门应该多多配合。


这顿饭之后2、3天,谢乾豪给我发了微信:我呢,思想愚钝,很多言外意理解不透,勾心斗角,玩心眼都活我干不了。意思是说,别人都在玩心眼。于是我专门找他深谈了一次,把他与许迎亮做了比对,终于把他的思想扭转过来了,获得配合部门的表扬。其实很多事情没有这么复杂的,但首先自己的思想不要复杂,不要把别人想的都有心眼。这个之后,我邀请常德钣金厂的陈首权陈总给高频电源、加工部、生产部、运营等相关生产部门的负责人讲讲他的一些生产经验,并去陈总工厂学习他们的生产管理经验,以前俊知基本上没有让公司的中层出去学习,这个比较遗憾。


2、胡光霞采购一般找三家供应商,图纸发给最便宜的做。有一个图纸,因为常德钣金的价格便宜,于是找了他们做,结果做回来少了两个孔,跟图纸一对比,常德做的是对的,图纸上少了两个孔,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孔董知道后就让胡光霞找原来的供应商做,因为原来那家经常做,比较熟悉,估计也是图纸错的,电话沟通过去修改的。胡光霞把这个问题反应到我这儿,于是我就找了孔董,这个事情不能这么操作,必须要保证源头的正确,否则永远混乱。


3、有一次给朱总的20多台焊齿机,专车包装后马上要发货,孔董发现焊齿机底部没有木板,机器的机脚直接落在货车上,担心长途运输会导致机器出问题,因为之前朱总反馈过这个问题。问题是现在都包装好了马上要发货了,胡光霞打来电话咨询我的意见,其实这个电话已经表明了胡光霞的态度,她是不想拆掉重包装的,因为这个工作量很大,一下午的努力都白费了,相关人员都很沮丧。我听了她的反馈后,明确告诉她发货,为了防止这个责任落到她身上,在微信群上又发了一条发货信息,万一出现问题,可以把这个责任揽过来。孔董看到后马上给我电话,他的意思是想返工重新包装,对于这么个事情,其实我的决策也是非常困难的,我的意见也比较大,都包装好了,这个时候提出要返工,大家的情绪可想而知,而包装之前胡光霞在微信群内问过包装要求,大家都没有说什么。我当时也比较生气,对他也发了点火。事后我给孔董发了微信解释了一下为什么直接发货:


之所以不愿意重新打包发货基于这么考虑:


1、花了这么久时间打包好了,重新打包,也就是否定了这些打包人员的工作,他们的情绪是很沮丧的,这个人性方面的考虑,很重要。


2、这次专车,应该会好一些。


3、朱那边说的问题,应该客观存在,但也不会很大。


在这边重包,虽然节约了一定的损失,但是,损伤了他们的积极性,在可控的损失下,我不愿意让他们伤心。 幸好,那次货运只坏了几个机脚,快递补了几个过去。


4、有一次覃总找我,说今年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售后用错了吴玉勇。覃总负责销售,吴玉勇负责售后,他是高频电源组派过去的,对焊齿机不熟悉。覃总的业务销售能力很强,这方面难得的人才,之前也向我抱怨过,但是当前的售后大家都不愿意去,擅长售后的两个人,一个是谷志强,因为饮食身体原因回到公司负责质检,另外一个是曹贺,抱怨一天接太多电话,耳朵都出问题了,也不想当售后负责人,所以从高频电源组调过去的吴玉勇一直当着。那段时间覃总跟吴玉勇闹矛盾,吴玉勇也经常不理覃总,甚至躲着客户的电话,被我说了几次后,也开始躲着我。为这个事情,孔董也向我反应过几次。


这一次覃总特别提到吴玉勇这个事情,让我反思,是否我真的看错了吴玉勇,然而从各方面看,包括一些跟我层次差不多的人看待他,评价总体还是不错的,那么问题出在哪儿?想了一天后,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覃总的能力比较强,这个大家都知道,但为什么在朱总时期,覃总不被朱总重用。从这个点入手,我基本上想明白整个逻辑关系,于是第二天我把管理层的几个人叫来开会,其中就讨论了这个事情。覃运强第一个发言的,他认为覃总太积极了,太负责任了。孔祥天认为可能跟前任销售有一定关系,怕两人冲突。孔董没有表态。覃运强的观点跟我一致,覃总太积极,太负责任了,这样导致公司一帮人没法做事,所以朱总没法用。而现在,覃总不仅对吴玉勇有意见,也对负责售后跟踪的一个女生意见也很大,而从其它同事哪儿了解到,大家觉得她还是比较努力的,一些问题的出现,并不都是她的问题。


之后我去售后哪儿了解吴玉勇的情况,他们的反馈基本上跟我之前掌握的信息是一致的,有一段时间确实存在消极,但是最近这两个月好很多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吴玉勇脸上也有笑容了,听他在电话里跟客户沟通比较老练,解决问题起来也比较得心应手了。


一个人派到不熟悉的岗位,一定要给他足够的时间熟悉,作为负责人,一定要有耐性。我理解覃总,当客户有投诉的时候,他马上就着急了,但是,新的售后人员因为不熟悉机器,往往会导致调试,维修时间延期而影响下一家客户。在公司没有更多有经验售后人员的前提下,作为负责人来说,只能忍,并且坚持到他们胜任这个岗位,中间不能半途而废。


在俊知十个月的经营管理中,我深刻的感受到,精准的判断是解决问题的关键,而要想精准的判断,必须要多方面的了解,偏听偏信只会自毁长城。


广告

文章评论 0条评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相关推荐阅读
凤舞天 2018-12-01 11:34
MOS管应用概述(四):基本参数
mos管的基本参数,大家熟悉的必然是Ids电流,Ron导通电阻,Vgs的阈值电压,Cgs、Cgd、Cds这几项,然而在高速应用中,开关速度这个指标比较重要。上图四项指标,第一项是导通延时时间,第二项是...
凤舞天 2018-12-01 10:36
努力之前请先学会思考
公司这么多年下来,有一些人一直很努力,也很听话,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然而一直以来他们很少自己主动做事,挑头做事,往往都是打个下手,听命令行事,一天无忧无虑,看看手机上上网,乐呵呵的,估计睡觉很容易睡着...
凤舞天 2018-11-25 20:53
MOS管应用概述(三):米勒振荡的应对
上一节讲到,米勒振荡是因为强的负反馈引起的开关振荡,导致二次导通,对于后级大功率半桥、全桥等H桥拓扑结构应用中,容易导致上下管子瞬间导通从而炸毁管子,这个是开关电源设计中最核心的一环,所以如何避免米勒...
凤舞天 2018-11-17 22:10
MOS管应用概述(二):米勒振荡
上一节讲了MOS管的等效模型,引出了米勒振荡,可以这么讲,在电源设计中,米勒振荡是一个很核心的一环,尤其是超过100KHz以上的频率,而作者是做超高频感应加热电源的,工作频率在500K~1MHz范围,...
凤舞天 2018-11-11 18:21
MOS管应用概述(一):等效模型
MOS管相比于三极管,开关速度快,导通电压低,电压驱动简单,所以越来越受工程师的喜欢,然而,若不当设计,哪怕是小功率MOS管,也会导致芯片烧坏,原本想着更简单的,最后变得更加复杂。这几年来一直做高频电...
凤舞天 2018-11-04 22:27
可调开关电源突然失效,拔电后长时间才能正常工作!
医疗电源内部主供电用了一个0~110V,750W直流可调电源,调试时发现强电流下可调电源瞬间无输出,以为是坏了,但是没听到炸管子的声音,于是拆出来检查,都没发现问题,于是放回去,结果好了,但是折腾几下...
我要评论
0
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