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大神的日记本,供应链专家的功夫茶盘,在这里记录、分享与共鸣。

登录以开始

评论:EDA产业的前景,从“EDA”回归“DA”

      如何让EDA产业健康成长是最近几年一直在讨论的问题,特别是现在这个问题更加中肯,因为大多数人认为EDA已经覆盖了整个电子设计,包括架构研究、掩模制造和失效分析等。目前的经济形势意味着将这个问题从书本上的研究上升到从管理层到CEO的分析是当务之急,更不用说那些风险投资想要利用有效的资源最大化收益了。

经济形势

大概一个月前,Magma公司宣布进行重组和裁员,到现在传言已经裁掉10%,达到两位数百分比。该消息表明一个公司即使有很好的技术和商业切入点,也无法在现今的产业形势 - 有三家竞争者,每家的年销售额至少比他大四倍 - 的情况下获得显著的市场成功。

已有的公司感兴趣的是新技术的使用和客户接受的程度。即使是一个突破性的工具也需要花大概两年的时间才能产生显著的收益,因为对于一家半导体或者系统设计公司来说,评估、接受和使用一个新工具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培训工程师、集成新工具、在产品试制中使用该工具来降低风险等活动的费用是很高的。对于EDA厂商来说,培养用户考虑改变是主要的问题。

一个礼拜前,EDAC公布了2008年第二季度的市场形势分析结果,相比去年同季度,市场总收入下降了3.7%,唯一有增长的领域是PCB和服务,但不到一个礼拜前EETimes欧洲版的一篇文章显示德国的PCB产品的订单几乎是垂直下降。

同一周,让情况更加不妙的是,Reneas Coo表明现在的经济境况对IC销售和利润来说非常严峻,这个结论对大家来说不是什么惊奇的事情,因为半导体产业利润是取决于消费者对新玩意儿和终端产品(如汽车电子产品)的胃口。但是,因为全球信用危机,人们的消费增长显著减慢。我们在2011年还需要22nm工艺吗?

当然,产业形势严峻最具爆炸性的消息就是Cadence不久前宣布其CEO Mike Fister连同四个执行副主席同时辞职的消息。这个新闻之后随后又传出Cadence推迟了第三季度财报的发布,原因是今年一季度客户合约签署情况。最后,几天之前Cadence宣布了也许是第一轮的裁员。

增长力的研究

因为客户基础显示了疲软的信息,最好的扩展的增长领域必须来自新的业务部署。因为半导体制造越来越复杂,显然的机会是创造附加的设计方法来关注寄生效果、更复杂的验证工具、更好的流片的系统等等。但是,尽管做这些工作有可能带来附件的收入来源,但准备购买这些新产品的客户群可能是既小又动作慢。

另一个可选择的方法是进入新的应用领域。那些真正理解半导体技术的领导者认为EDA既是必不可少的又同时还是个祸根。依我看来,现在是可以放松“E”而强调“DA”(设计自动化)的时候了。

电子元器件目前在大多数产品中非常常见,这使我们的目光局限在如果解决电子部分的设计和开发问题,而实际最大的挑战是在开发中如何进行系统的设计和系统的集成。

Paul McLellan目前的一个观点表述了EDA如何恢复活力,我同意他的大多数观点,尽管我不同意初创公司对产业恢复动力是必要的这个观点,但我认为,要认识到目前的形势是要让客户、开发者、制造商认识到集成电路的局限性,和真正接受关注系统级设计的机会,这是很大胆的想法。

EDA产业需要关注Mentor Graphics公司的做法,除了在嵌入式软件市场的努力,Mentor还扩展到了设计自动化市场。通过收购Flomerics,Mentor并没有简单的保持该公司在电子设计领域的工作,而是进入了新的市场。尽管流体动态一般是与板级设计的温度分析密切相关,它还有别的其它应用,比如汽车、航空、水利等领域。Mentor故意维持了该部门在这些领域的发展。对于那些说EDA公司只能专注于硅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强有力的回答。

我曾经的一个最大的错误

到了一定的岁数,经历了一些职场的变迁,我开始反省和分析自己过去在产业所做的事情。我在90年代失去了在EDA产业中进展的机会。1992年我加入Intergraph,一家在设计自动化领域领先的公司,且刚收购了Daisy公司的余部进入EDA市场。到1999年,该公司将他的一部分 - VeriBest,卖给了Mentor Graphics。Intergraph想培养一家“典型”的EDA公司,这个部分叫VeriBest,服务于传统的EDA市场,从设计导入,到仿真、验证,模拟设计,板级布线,甚至包括IC布线测试。在Intergraph公司里我出任两个角色:职务上是工程副主席,实际工作角色是当CEO对一个项目失去信心和耐心时,我去打扫战场。那个时候我主要是和Intergraph的创始者和CEO Jim Meadlock打交道。

我最大的失误是没有能够对Jim先生强调,将VeriBest的总部搬离Intergraph在Alabama州Huntsville的基地是一个大错误,这样做使VeriBest成为与这个公司主营业务偏离的实体。我本应该指出通过采用VeriBest的产品和技术我们可以开发他们自己的业务并将EDA带入MCAD、企业公司,甚至其它的市场。

这是我当时没有看到和理解到的协作,甚至到我和Jim讨论如何改善VeriBest的财务状态时也没有看到。我希望这个往事对那些还没有看到设计自动化各个领域之前可以相互协助的人们上了一课。

最后的想法

将EDA的思路与生物学相结合已经谈论了很多了。这不是因为电子设计和生物学有很多相通的地方,

而是生物学已经从一个纯粹的学科转变为与工程活动相结合的技术。生物学已经从一个纯科学转变为需要计算机和工具的开发和支持的学科。EDA厂商会向生物学扩展吗?一切皆有可能,只要有充足的时间和金钱,不过,我相信从设计自动化拓展是更加自然和简单的路径。

作者:Gabe Moretti

博主
chwb02@126.com
不会游泳的鱼
专注于32bit(ARM,PowerPC,Coldfire),FPGA/CPLD等嵌入式系统
点击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