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大神的日记本,供应链专家的功夫茶盘,在这里记录、分享与共鸣。

登录以开始

TD阵营惊变 "SCDMA之父"信威通信总裁陈卫被免职

被免总裁陈卫独家接受本报采访

“在‘9·11’这天,我收到了一封E-mail,(他们)要免去我的总裁职务。”9月28日黄昏,在北京缓慢的车流中,正在开车的原北京信威通信总裁陈卫接到了来自《第一财经日报》的电话,他努力抑制自己的情绪,试图平静地回忆这起通信业界的爆炸性事件。他恍惚中回到了两周前。

突变

在他的叙述中,不为人知的一幕悄然拉开:9月9日,北京信威通信的大股东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持有信威44%的股份)召开了临时党组会议,“在没有与信威通信经营班子成员进行任何沟通、没有与公司监事会进行交流的情况下”,突然决定免除陈卫的总裁职务,由美籍台湾人、风险投资家陈五福接任,此时,陈卫并不知情。

11日,陈卫接到了这封邮件,告诉他,“被拿下了”。“我非常的震惊!”陈卫陡然提高了声调,至今,他也不能接受这突然的决定;9月14日,陈卫接到了正式通知;19日下午,北京信威通信内部召开大会,宣布了公司的决定;20日后,消息在业界蔓延;28日,信息产业部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史炜在其博客中披露了此事,并在搜狐上引起轩然大波。

北京信威通信公司是大唐电信集团旗下公司之一,大唐电信是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G三大标准之一TD-SCDMA的拥有者,TD-SCDMA 是在SCDMA 基础上发展演化而来,信威完全拥有 SCDMA 技术,陈卫是SCDMA 技术的发明人、信威公司的创始人之一,被誉为“SCDMA之父”。

现在,这个“父亲”被迫离开了自己的“孩子”,原因何在?大唐新闻宣传负责人昨日一直外出,未能接受采访。大唐对外的解释则是“董事会完全是着眼于全体股东的利益和公司的长远发展”,对陈卫本人的解释是“大股东与其沟通不畅”,而史炜在其博客中也估计“大唐新来的老总难以驾驭科学家型的陈卫,使两人沟通不畅”。

“我们确实在某些方面难以趋同,大唐的做法,并不能使信威公司价值最大化,而是在榨取。”陈卫表示。

折翅

同样的一幕曾发生在1999年,大唐集团当时就曾经采取类似的突然袭击方式,免除了时任信威总裁陈卫的职务,陈卫被迫孑然一身闯荡美国。此后,信威公司管理层持续动荡,大量员工离职,研发团队仅剩1人,公司累计负债达到4500万元。

因此,2000年3月,大唐集团再度向陈卫发出邀请,希望他重返信威,为了自己亲手开创的SCDMA事业,陈卫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立即返回中国,让信威公司得以重新起步。然而,业内专家普遍认为,这次动荡的直接损失,则是SCDMA系统的商用推迟了两到三年,错过了中国无线接入系统市场启动的大好时机。

陈卫表示,如果没有其他因素影响,2006年将是信威公司从2002年以来连续第五个高速增长的盈利年。按照原定计划,信威公司将于2006年底前在深交所A股上市,以信威为核心,一个包括几百家上下游企业、年产值达到几千亿元的产业链也粗具雏形。更值得关注的是,SCDMA向宽带延伸的下一代无线接入系统McWiLL,也将在年内抢先一步,在英特尔等公司利用政治和资本优势在全球力推的WiMAX系统之前进入试商用阶段,为“中国标准”参加下一代无线接入市场的全球竞争打下基础。

但正当他准备大展宏图的时候,大唐突然免去了他的职务,“经过11年不懈的拼搏,我们可以说已经离最初的梦想近在咫尺。当时,我本应像一个战士一样发起最后的冲锋,却因为这样一个似曾相识的事件被迫离开倾注了我全部生命的战场。”

“自有知识产权SCDMA产业的发展,与TD-SCDMA一样,对中国电信产业在未来全球竞争中的布局和整体战略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去一陈卫固不足惜,怕的是寒了天下学子之心,动摇了中国电信产业自主创新大厦的柱石。”

阴影

陈卫被解职在信威公司内外激起了巨大反响,接受记者采访的信威内部员工均表示“震惊、不理解”。电信研究专家、北京大学教授路风认为,信威正处于成立11年来最好的发展阶段,且已进入上市辅导期,如无意外将于年底上市;国家开发银行已突破常规,给予它大额贷款支持。无论从技术还是从市场的角度看,作为信威公司大股东的大唐集团撤换陈卫都没有充分的理由。路风说,大唐集团的这一举动甚至不符合“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因为信威公司是大唐旗下业绩最好的子公司,现金流最大,如果其经营状况恶化,包括大唐集团在内的各方股东利益也势必受损。

《移动通信》主编李进良听闻此事后,表示“首先令人惊讶,继而令人担忧”,让“SCDMA之父”离开,对产业的发展将有影响。他表示,陈五福是在国内外拥有很多投资的风险投资家,既没有电信行业管理经验,也无法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信威,他的到来无非是发出一个信号:信威要上市、资本要套现、风投要摘桃了。这对于处于成长期而不是成熟期的SCDMA来说,恐怕并非福音。

信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层直言,这里面有黑幕,并将直接影响到信威的上市,“现在是信威最好的时候,过去信威一直很艰难,我们刚刚看到胜利的曙光,却稍纵即逝。”

在这个灿烂的秋天,本是个收获的季节,它却不是陈卫的秋天,“我在SCDMA上度过了最美好的11年,即将迎来它灿烂的未来,现在……”他不愿再谈,黄昏中重新发动了汽车,朝一个不可知的未来,继续向前。(第一财经日报 万里江)

博主
chwb02@126.com
不会游泳的鱼
专注于32bit(ARM,PowerPC,Coldfire),FPGA/CPLD等嵌入式系统
点击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