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大神的日记本,供应链专家的功夫茶盘,在这里记录、分享与共鸣。

登录以开始

巴纽异域 国军抗日将士荒冢千骨枯


二次大战,一千多位被日军送到巴纽做工客死异乡的国军,墓园已被夷平,仅在拉布尔附近找到三座孤坟。

新卅师上士孔宪章之墓,该师隶属新一军,应该是在滇缅边区被俘。

六十七师上尉吴坤的坟墓位于中央,是墓碑最完整的一座。
南纬五度,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国偏僻的山坡上,有一千多名埋骨异域的国军将士,被海峡两岸的政府给遗忘。不但连祭拜的人都没有,甚至在火山灰掩埋与当地人破坏下,面临死无安宁栖所的凄凉境况。
发现这批荒冢的当地华侨向记者透露,在巴布亚前首府拉布尔(Rabaul)附近的这批国军将士坟墓,是一位前澳大利亚飞行员告知。由于二战时期盟国与日本在当地曾有激烈交锋,许多战机一去不回,因此至今美国与澳大利亚仍派员在当地查找残骸,试图查找失踪官兵的下落。澳大利亚这位飞行员在任务中,意外发现密林中有几座刻着中文与青天白日图案的墓碑,曾告知中共驻巴纽大使馆,但是对方没有兴趣前往勘查。
这名华侨后来付钱请土人带路,果然在山坡荒烟蔓草间找到三座国军墓碑,其中两个可辨识碑文,分别是陆军六十七师两百团的上尉吴坤、陆军新卅师上士孔宪章,另一具破坏严重难以辨识,死亡时间都是一九四五年。很明显他们都是抗战期间被日军送到当地当奴工,来不及等到胜利返乡就客死异域。
对于国军俘虏原系到南太平洋当奴工一事,海峡两岸的相关研究都很少。少数记载包含当年坚守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退入上海租界后被英军软禁,后来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攻入租界,孤军变成俘虏,其中部分被解送到拉布尔,成为巴纽战俘。
澳大利亚昆士兰华人联合会前秘书长粟明鲜博士在文件中找到相关记载:根据解放拉布尔集中营的澳军报告,先后约有一千六百多位中国军人被送来当奴工,在运输途中死亡者不计在内。在俘虏营当中死亡者六百五十三人,剩余约一千人,到一九四六年被美国海军送回中国。
当年担任战俘营译员的华侨张荣煦回忆:幸存官兵回国前,曾与当地侨界协作修建一座公墓,安葬二五九位官兵遗骸。但十几年后墓园失修荒废,遭当地政府夷平。当时侨界曾向中华民国政府求援,但是台北方面没有下文。随着巴纽独立,华人大量迁居澳大利亚,后来拉布尔市区毁于火山爆发,留在当地的侨胞更少,早已没有人记得埋骨于此的国军将士。这次居然还能发现未被破坏的坟墓,令人相当讶异与兴奋。
毕业于广州中山大学历史系、任职于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的粟明鲜感叹,尽管这些官兵都是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但都曾为了保卫国家而受尽苦头,最后牺牲了生命,可能亲人至今都还不知道他们遭遇。对比当年的盟军对阵亡官兵的极尽尊崇,国军牺牲的将士却被轻易遗忘,实在令后人感到汗颜。

博主
cqcrr@163.com
面向大海 春暖花开
cqcrr
点击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