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大神的日记本,供应链专家的功夫茶盘,在这里记录、分享与共鸣。

登录以开始

80后打拼手记(原创连载——二十五)

风云突变

在硬件研发部工作了一段时间,我还独立做了一个Modem。然后就是不停的见供应商,要样片,画电路图。有的时候需要把某个功能模块和处理器拼接起来,需要自己设计一下上拉、下拉、滤波、继电开关等简单的电路。而随着实践次数的增加,加上自己的努力,我焊接IC的功夫已经非常高了。

日子开始又慢慢平静了下来。在没有项目忙的时候,我也开始和公司其他部门的小女生们一起干些女孩子爱干的事情了,比如逛天涯、画漫画等等。

最初J工不太管我这些,后来却慢慢开始老挑我的刺。我们常常为一些芝麻大小的事情发生争吵。渐渐的,我们开始看对方不顺眼。我常常跟我的小姐妹们发牢骚,说他的坏话,而他也常常在工作方面给我小鞋穿。

事情是怎么开始的呢?这或许和一些利益上的问题有关。

作为集团公司旗下的一个子公司,我们公司只是打着高科技研发的幌子为集团“撑门面”而已,老板并不指望我们公司可以赚钱。做模具、钟表机芯等传统行业发家的他,花一笔资金养着我们这个只有研发部和小小工程部的子公司,不断地开发各种电子产品,以作为其集团多元化发展的棋子。因此,原则上,我们开发的各种产品基本上不批量生产和销售,只是打样上千件出去参加各种展览,或是送给老板的某些客户而已。

由于没有批量生产的能力,公司的研发、工程以及采购等都管理得很不规范。打样所用的器件基本靠一个小采购员从赛格广场那边提货。而在她提货前,必须拿到研发部对该器件的测试认证书。在这份测试认证书上,需要测试该元件的研发工程师和硬件开发主管J工两个人的签字才生效。因此,在这个环节上,J工还是大有油水可捞的。

一开始,J工想培养我做其心腹,共同在这个测试认证书上捞一把,但是我总是拒绝参与其中。

通常,这种事情以这样的对白开始:

“小米,这个周末有空吧?XXX知道吧?打板子的那个,邀我们去XX山庄度假。我和他也算是老朋友了,就给他个面子一起去吧?”

“不了,周末我有其他安排。”我是内心真对这样的活动没有兴趣。

“不给他面子,也给我个面子啊,一起去吧?”J工仍然笑嘻嘻的劝说。

“不是面子的问题啊,我周末有别的安排了。你自己去就好了。”我周末一般都和焱腻一块的。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

这样的次数多了,我和J工的隔阂渐渐多了起来。他开始不断给我小鞋穿,活也越来越多。稍有差池就开始骂,哪怕有的时候并不是我的错。

让我加班的时间也开始多起来。有的时候,哪怕那个项目根本与我无关,也会要求我留下来加班。“你看人家L工都没有走,要留下来加班,你好意思回去啊!”“我知道这个你帮不上忙,你在旁边看着不行?!”“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我是主管,我说加班就加班,没有活干,你给我干呆在这!”……

我盲目加班的时间越来越多,下班哪怕没有事情干也不可以走。我甚至为一个与我无关的项目“加班”到深夜两点多。工作压力也变得越来越大,他总是找各种理由挑我的刺,然后开始大骂。

最开始,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得罪了他,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够好,于是拼命的学拼命的做事,尽一切可能给他最好的成果,可是还是天天有骂挨。

我郁闷了,找小姐妹聊天,她们说J工当初把我调进开发部,是图我年轻漂亮,以为可以培养个情人,谁知道我完全不吃他这一套,他现在没耐心,开始恼怒了。我不相信,她们便列举了其数条???罪状来论证。再见到J工时,我便有如吞了苍蝇般的恶心。果然,没有多久,他便常常拿出他情人的照片等跟同事们炫耀。这个有老婆有孩子的男人如此毫无廉耻的将其罪恶的一面得意洋洋的展示在光天化日之下,让人厌恶不已。

从此,我不再象对待老师般的尊敬他。渐渐的,他在给我小鞋穿的时候,我开始反抗,我们的关系一天比一天恶劣,长期处于冷战和互相谩骂的状态之下。

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我的心情糟糕透了。忍无可忍的时候,我向开发部经理提出了辞职。出乎我意料的是,作为J工好朋友好同事的开发部经理竟拒绝了我辞职的要求,并主动帮我们调解关系。调解数次无效之后,便以调我去软件部为条件留下了我。

直到后来,我从工程部的同事那了解到J工吃采购回扣的很多细节,我才明白我和他的矛盾始于什么地方。或许一切梁子都是从我不和他周末去应酬供应商而结下。慢慢的,我也了解到了J工在公司如同过街老鼠般,人人恨不能诛之。一大把年纪的人,处处给老板打报告、让人背黑锅,辱骂同事、殴打同事等事情时有发生。
……
而我,对开发部经理来说,也只是人事纷争中的一颗小棋子。

然而在当时,我是没有看得这么透彻的,我天真地认为我平日里踏实苦干的工作态度得到了开发部经理的认可,所以给我机会去软件部从头开始培养。甚至找专人带我学写驱动,亲自为我推荐书籍等等。

我很感激在硬件部工作的这一年多的时间,由于工作强度大,好强的我学到了不少的知识。更重要的是,心高气傲的我,在遇到J工了之后,人开始变得不再那么尖锐,开始学会了忍耐、慢慢的成熟。遇到J工这样的人之后,对任何可恶之人,我都能够以宽容之心对待。凡事都有两面。

我终于深刻的明白,逆境,对于年轻人来说,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感谢J工在我步入事业高峰期之前,给我上了如此生动而又宝贵的一课!

博主
2323505819@qq.com
MEMS压力传感器厂家
深圳华美澳通传感器有限公司(http://www.huallsens.com)是中美合资公司,是由深圳电通纬创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与美国ALL SENSORS公司合资组建的高新技术企业,注册资本为2500万人民币。公司利用美国ALL SENSORS公司专利技术,专业从事MEMS压力传感器及应用模组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并提供应用解决方案。
点击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