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大神的日记本,供应链专家的功夫茶盘,在这里记录、分享与共鸣。

登录以开始

感谢上天赐予的那段质朴同学关系

前段时间开车时听收音机,主持人放了一首《久别的人》,也不知道是触动了那根神经,居然一下就想到《非诚勿扰》葛优那个在日本同学开车送他后的情节,于是乎传说中的共鸣就来了,想到老头、老大、老六......,自己也跟着不争气起来,甚至怀疑冯小刚是不是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才拍这么一出。

复旦**事件让网络流行“谢室友不杀之恩”,许多人又开始讨论许久以前清华的铊事件,当时我也正好在北京读书,也听闻过此事,也凑个热闹,说下当时自己知道的一些传闻,兼谈下同学关系。

今天写的东西主要是我个人对同学关系的一些感慨,目的是希望大家都能有很好的同学关系,里面的内容可能和实际情况不符,请大家理解。先做个简单的个人情况介绍,94年~98年在中国农业大学(东校区)上学,入校的时候还叫北京农业工程大学,后来和北京农业大学合并后改名中国农业大学。记忆中的学校地址是清华东路17号,从名字上看给人感觉是学校离清华不远,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清华东边是北京林业大学,再东边就是我们的学校。

我上的高中有点意思,我们那时候每年大约都有十来个考入北京的学校,更有点意思的这十来个人往往是“成双成对”,基本上是清华、北大、人大固定每校两个,别的学校不定,我那年就有高中另外一个班的和我同一个学校,他电子1,我电子2,事后才有点后怕,想着这样报志愿对所在高中来说是保险系数更高,可对个人就不一定了,搞不好就会被专业调剂。

我们那年还出了桩学生自己不愿意报清华的状况,该同学想读计算机,估算自己上清华问题不大,但要录取到计算机专业有点难,于是自己要报南开计算机。我所在的高中理科4个班,文科2个班,人数大约300,高三每月月考一次,小地方没有啥天才,于是月考年级第一名是风水宝座轮流转。根据学校历年录取数据经验,只要有过月考年级第一的成绩,就有机会考上清华、北大、人大、中科大这四所学校,该同学是理科班中唯一月考拿过两次年级第一的人,显然是报清华的首要人选,这下把学校给急坏了,连夜把其家长从七八十公里外的家中接来,最后终于把其忽悠进清华水利工程。我月考最好成绩是年级第6,自己琢磨考学院路的其他学校应该有希望,但专业不能保证,录取结果看应该是我蒙对了,同班另外一个考分差不多的去了南开生物。

(很奇怪,那时候生物是偏冷的专业,可生命科学就热得不行,当时北大恐龙蛋那是多么火热的题材啊)

清华对于大多数人说只是熟悉在耳边,清华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不见得有太多的了解,先给大家介绍我一个外校学生在94~98年对清华的了解。清华和北大是挨着的,只隔一条小马路,清华的学生地球人都知道,没两把刷子是考不进去的,在九十年代清华还有一个特点是校园面积大,号称面积五千亩,这个面积比隔壁的北大大多了,于是在当时面积大是清华学生喜欢提及的一个话题。

大家经常见到有“清华园”那个标志性拱门是清华的西门,虽然有名,在九十年代并适合学生出行,那个门出去便是圆明园,再往西是颐和园、西山了,那片地方象万寿山这样的名字总让我心发慌,375、355公交更是让我发毛,我想和我感同身受的人应该不会少,南门出来便是成府路,左转直接去往学院路,右拐则很快就到中关村,学生寻亲访友相当便捷,我每次去清华都是走南门,西门只是去朝圣过。

(清华到我们学校可以坐375和355,那时候居然就有个355支线,容易让人坐错,375的故事在雨夜的时候容易起鸡皮疙瘩,单单就索家坟、蓟门桥、蓝旗营、北宫门这些站名就让你知道威力不一般)

清华的学生宿舍那时候大都在校园北边,进了南门,要走啊走、走啊走、再走啊走才能到,我记得我当时去的有13、14、15号楼,15号楼是汽车系的,在那里墙上见到一辆红色法拉利样式的学生手绘作品,印象深刻,我那年高中另外一个清华就是汽车系,在高中是玩一样就能考到前面,进清华后好像是力学(记不清了),一下就把他给考泄气了,他没日没夜的苦读,就考了个六十多,有的人和他高中时一样玩着就考九十多,让他见识了真天才的威力,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学都是学不过这种人的,只能认输,低沉了好一阵子。15号楼往东一点是12号楼,靠近大操场,有个晚我一年的高中校友住那边(也可能是住11号楼),他是化学系的。

(清华的确大,里面许多人并不是清华的,不要对问路抱太高期望,没自行车在里面是玩不转的。那时候缸瓦市是北京高校学生的购车超市,我在那里花了一百多搞了辆山地,不放心特意上了把三十块的牛锁,可惜在毕业前让同学借用骑着出去走着回来,对比清华水工的那高中同学刚骑回来,上了下楼回来就不见了我还是很幸运的)

能考进清华的,在家乡一般都是出类拔萃的人,心气都还比较高,刚进校的时候,多少还想着为家乡父老争气,不要输给其他地方的同学,头一两年那都是以头悬梁、锥刺股的精神来学,强中更有强中手,一番较量后不服不行,承认天才的存在后心态就平和多了,加上随着同学间相互的熟悉,知道了保送生、照顾的名额这些情况的存在,就不再和天才们去死拼,成绩能过得去就行。(那时候我听说北医大有女生因为学得太累晕倒在澡堂的事,清华的牛人们进校后压力我想应该不会比北医大的小)

在学校的时候就听到过清华铊事件,消息并不是从我高中同学传出,而是从别的同学那里听到的,当时听到的传闻是放射性物质,特征是掉头发。因为有个不同届的高中校友在清华工程物理系,另外有个同届的在北大技术物理系,听他们说过好些玄乎的辐射故事,就自己一个人想着是不是工程物理系做实验不小心让一块放射性强的金属掉到了草丛这类地方,然后有个倒霉的人碰巧走过草丛,于是被强辐射中招。我这样农村去的呆瓜整天就知道吃食堂,对这些事情不敏感,一直到毕业,没有就这个事情问过清华的高中同学,他们也没有给我说过这事。

网络是九十年代末才迅猛发展起来的,记得95年清华、北大就已经有了自己的校园网,这是教育网里面相对比较早的校园网,农大的96年才建好,东西两个校区之间还是通过微波中继实现互联。那时候对于普通学生,接触网络每年的COMDEX展览会是个不错的机会,我个人应该是在96年COMDEX上照了第一张数码照片,97年在学校图书馆发了第一封电子邮件(文字操作界面,把文本的邮件内容交给图书馆,他们就会发给对方,对方回信后他们会通知发信人去拷贝回信),98年毕业之前在COMDEX上见到过新华社通过卫星进行网络传输,在语言学院那里见到有30元一小时的网吧。

毕业后回望学校生活,和其他学校相比,感觉农大相对突出的特点是学生穷的多,映像中好像有统计是当时农村生源唯一超过50%的北京高校,有篇《落泪是金》的报告文学,里面就有不少农大穷学生的故事。工作后和其他学校的人聊起大学生活,让我吃惊的是他们的大学充斥着那么多的尔虞我诈,而我所在学校,至少在我所熟悉的电子1个电子2两个班,他们说的那些现象很少存在,现在真的很感谢命运给了我那么质朴的同学关系。

(这个电子1和电子2是同年级同专业的两个班,有时候对外介绍的时候为了强调关系不一般会故意说成这是我同班同学,和清华的物化1物化2不同,呵呵,这个电子1和电子2还有点奇怪,头两年一个住1楼,一个住3楼,只是上公共大课在一起,相互之间并不太熟,后两年宿舍都调整到了2楼,专业课经常在一起上,于是就熟透了)

我们两个电子班好像一入校就是放养状态,辅导员宣布了一下班干名单,让大家有事找班长和团支书,然后好像就人间蒸发一般,再也不见踪迹。我们班班长是北京男生,团支书是天津女生,大城市的孩子在社交能力上确实比较强,很快就把这天南地北的三十来号人串联了起来,军训、新生运动会、校运会,让大家在稀里糊涂中就开始了大学的生活。进入大二,大家也相互熟悉了,开始了班干竞选,因为班长和团支书什么事情都是公开透明的,能力也得到大家的认可,结果没有人出来竞选,还是他们俩接着干。到了大三,他们俩明确表示绝对不会继续干下去,希望能有新人来尝试,这样大三换了新的班干,他们干了一年又把机会让给别人,到毕业的时候,大部分人简历里面都可以填写班干部经历了。

(北京男生和天津女生真的很了不起,他们在那个时候就知道把机会让给同学锻炼,也许这次谦让,就失去了北京市优秀班/团干的机会)

至于奖学金、评先什么的,都是依据综合测评分数来定,综合测评严格按照学生手册上的评分标准进行,没有任何见不得光的成分,所有同学都觉得很公平,没有见到谁对测评结果表示有异议。到毕业的时候,每个班一个保送研究生名额,就从整体综合测评第一名开始,第一名愿意去就是第一名的,第一名不要就给第二名,我们电子2第一名要了名额,电子1那边有点不同,好像是第一名不要,第二名也不要,大家都要去考。入党也是公开的,有兴趣的先写一份深刻的入党申请,然后参加入党积极份子培训,每年组织给班里的名额就通过班级投票决定了,大家投票都还算公正,投票结果当场唱票得出,无任何猫腻。毕业时各种指标、工作机会也都是按综合测评分数高低顺序优先,要是分数优先级不够自己觉得有能力也可以给管就业的老师说一下后直接去找用人单位毛遂自荐,没有人反对,更没有人背后打小报告。

四年当中,我们班除了一起男女感情恩怨外,感觉好像就没有什么同学矛盾,虽然平时生活中也偶尔有些摩擦,都是不痛不痒小事情,三五天就烟消云散。清华铊事件所在班的班干部,给我的感觉好像是和好多同学是对立的,从字眼中能明显感觉到那种愤懑,其实这不单单是这个班才有的现象,好像是一种常态,在这些班级里分成两派人马,精英派和普罗大众派,精英派尽力施展个人能力,把各种资源为己所用,普罗大众派敢怒不敢言,双方没有发生过任何正面冲突,结果是同学一场后却老死不相往来。(原本打算说点我知道的例子的,后来想着这样说可能对学校不好,还是不说那些故事了)

真的很感谢那些同学,随着时日流走,愈发感觉到当时感情的珍贵,我自豪每一位来深圳的同学都会来找我,哪怕只是一窝砂锅粥、一瓶二锅头,依然会笑得无比开心。

感谢学校、感谢老师、感谢同学,谢谢你们!

-----------------------

补充一些:

清华大到什么样子呢,有邮局、有派出所、有粮店(?不能很肯定)、有出版社,我记忆中吃过10、14食堂,10食堂好像是在一个 小桥附近,想当然的话那就有十几个食堂了,是不是真有这么多我不知道,提到这个又要笑笑“物化1”了。

清华的学生信息其实挺灵通的,他们听专家讲座的机会多,好多清华老师本来就是专家,在互联网没发展起来的年代,这些专家常常会给他们讲一些国家背后的故事,这些故事的转述让我这样的土鳖听了很是羡慕。那个时候学生都比较听话,如果学校希望大家不要探讨某事,一般都会有好的效果,基本上学生都怕违反纪律给档案里搞张处分单。

不清楚北京高校小道消息是如何流传的,94年入学的时候建国门发生一起意外事件,次日就听同宿舍的人说了,还是因为我是土人过于呆瓜,听到后居然没啥反应,让同学很失望我听到后居然没有很吃惊。

那个时候我们学校也流行土鳖、土人和B这样的称呼,我经常被同学冠上此类名头,现在有时和同学电话都还互相赠送这些称呼,同学间嘛,不开玩笑才不正常呢。

北京的高校在九十年代好多不归教育部管,我们就是农业部下面的,在当时学校相对比较独立,地方基本上不怎么管,也没法管。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会有恩怨,学校自然不能例外,有年冬天晚上,我们学校一男生和一住在校内的男青年在大礼堂门口发生争执,男青年被捅,外面的单位赶过来都要先去学校相关部门协调一下后才来处理,据说次日该学生才被带走。

博主
daishangju@163.com
戴上举的博客
戴上举,1976年出生于湖南,1998年中国农业大学应用电子技术专业毕业,先后在国有、民营和外资企业从事过研发工作。
点击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