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大神的日记本,供应链专家的功夫茶盘,在这里记录、分享与共鸣。

登录以开始

人类失去苹果教主,世界将会怎样?

        我不确定我是不是苹果迷(也称果粉)。我热衷于购买和阅读关于乔布斯的任何一本书和杂志,每次在机场等飞机,只要是看到杂志上有关于苹果或乔布斯的文章,我就会毫不犹豫地买下并精读之。 这个常年只穿一种衣服的男人实在是太传奇了,他的故事非常满足我对企业八卦的爱好。 但我从来没有使用过苹果的任何一款产品,因为苹果的产品太时尚了,太炫了,和我一直标榜自己是一个农民的农民气质不符合。 我很不习惯在一个大众场合用一个很炫很吸引人眼球的东西,这应是学校成功的俭朴教育“毒害”的结果。 我一直能背的一句古文是“自幼长者加以金银华美之服,,辄羞赧弃去之。” 我深受这句话的毒害,以至于在高三的时候我还经常穿一个海军蓝裤子,屁股上还有两个补钉。有一天,老爸猛然对我说,脱下这裤子,免得败我门风。 那时候我老爸是一个县城党校的校长,虽然他很节俭得夸张,来深圳理发一定要找到到5元的店,但他对于我那样明显大补钉的裤子还是觉得无法忍受。 不过到了深圳之后,我慢慢有点变质了,有时候开始喜欢有点小资产阶级情调的生活方式,比如喜欢在咖啡厅工作。这事如果让我老爸知道一定会骂我是资本主义变质分子,忘本了。   我在咖啡厅的工作效率快赶上在飞机上了。 (在飞机上是工作效率最高的场所。) 不过更多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忘本,更喜欢以一种“土”的方式生活,因此,我虽然每每赞叹苹果产品的精美绝伦,但每次在商场里拿起来之后还是放下,总觉得是太炫了,炫但性价比不高。 但坚强的苹果几乎从不降价,直到现在那个只有手指头大小的iPod还要几百元大洋。 关于这一点,我很讨厌苹果的贪婪,特别是在当我销售世界上最好的示波器还遇到客户砍价的时候。

        我身边的同事朋友们很多都是果粉,就连我们最严谨朴素的首席应用工程师胡为东君也抵挡不住苹果的诱惑。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他有两个手机号码,原来他捆绑了联通从而用上了iPhone。 我问他更希望我打那个号码找他,他说联通的信号不是很好。言下之意还是打他之前的号码更好一些,不过我说为了让你享受用iphone的快感,我是应打你联通号码的。  胡为东君的类似遭遇被媒体文章比如成故事中的“浮士德”,“为了求得知识,将灵魂卖给了魔鬼,用户体验就是知识,自由就是灵魂。” “联通以3000元的裸机价格向评估公司采购iPhone手机,每年保证销售100万至200万部,销售额不低于50亿元人民币。” 而中国移动为此则推出了“剪卡"服务。 这对联通意味着什么??中国移动真不厚道啊。  而A&AT更惨, “iPhone的用户仅占AT&T用户数的3%,但所消耗带宽却高达40%。 由于大量挤占带宽并分走利润大头,AT&T曾一度停售iPhone,但遭到了用户的强烈反对。” 我不知道胡为东君说联通的信号不好是不是带宽被iphone用户挤占太多了!

        不过,我倒乐见iPhone更大规模的推广,这样我们的用户特别是一些通信设备制造商就需要研发更高速的通信设备,就需要用到更高带宽的示波器,而对于目前100G+光通信产品的测试,需要4通道达到25GHz以上带宽的示波器,400G+光信号的研发则最好需要通道45GHz的示波器!  好消息是,只有力科的超越极限的颠峰之作LabMaster9Zi-A可以满足,它可达到5个通道45GHz带宽,10通道30GHz带宽。  驱动示波器带宽技术不断提升的一个最重要动力就是移动计算,特别是消耗高带宽的智能手机的普及。

        为此,我需要感谢乔教主。

        什么是美? 美是主体对客体的痴迷带来的美妙感觉。 在果粉们看来,苹果的产品都是完美无暇的。 比如“苹果电脑的鼠标没有右键,就是一项非常愚蠢的设计,但有果粉为苹果辩护:点击ctrl+鼠标键,就可以实现有键功能。”  有一天我遇到T公司示波器的粉丝,我说T的示波器不能直接测量屏幕上捕获到的所有波形的参数,只能测量最左边的第一个波形的参数,T的粉丝说,我一般不需要测量屏幕上所有的参数,如果需要测量,我就让波形闪动,使得所有形状的波形都有机会在屏幕上最左边闪过就好了。 哈哈,所以说,完美是相对的。 而对一个人的评价也是相对的,有很多关于乔布斯是完美的神一样的报道,但也有痛骂他的报道,说他暴躁,独裁,事必躬行,产品封闭,等等。这周里,我看到了一篇既不是很骂他但更不是捧他为神的文章,但这篇文章实在是令人读起来大快朵颐,是我目前看到的最好的一篇关于苹果的文章。 上面我写的关于苹果的一些文字即取材于该文。这篇文章源于“南都周刊”2011年第8期的封面报道,大家搜索“乔布斯的敌人们”就可以悦读到这篇文章。下面我再摘录一段比较八卦的文字博大家欢颜一笑。

       “在苹果初创时期,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这么一个笑话。假如你想要乔布斯同意你的想法,那你就提前几个星期,找个无人地方告诉他,他当时肯定不会同意。几个星期后,他又会急匆匆找到你,说有一个极好的想法,事实上这个想法就是你早前提供给他的。但由他的口中说出,就正大光明地变成了乔布斯的主意。所有人都知道他想把别人的好点子据为己有,于是员工们给他起了个外号:“扭曲事实的大师”。苹果的计算机工程师杰夫·拉斯金对此深有感触。他是苹果传奇电脑麦金托什的最初设计者,但乔布斯却窃取了他的成果。1981年,乔布斯展开了与拉斯金争夺项目控制权的斗争,拉斯金当然不甘心自己创造的奇迹被别人夺取,所以他向当时的公司总裁提交了十几个意见,都是关于乔布斯不适合开发麦金托什的。 其中一条的内容是:乔布斯对产品的研发成本和价格会估计失误,他还会为了赢得个人荣誉,提出不切实际的研发计划,而当计划不能完成时,他又会责怪研发人员。 乔布斯得知这一举动后勃然大怒,他向公司另一个大股东迈克·马库拉哭诉“我已不可能再与拉斯金一起工作”,世界总是不公平的,职位卑微的拉斯金当然敌不过公司创始人,于是他被安排去休假了,乔布斯理所当然成为了项目负责人。现在,人们都说麦金托什机的“父亲”是乔布斯,其实准确地说他只是一个“养父”。”

        该杂志封面上引用文章中的的一段话是:“在乔布斯闪耀的光环背后,是他与无数的敌人的战斗,为了改变世界,乔布斯繁育向任何人挑战,但现在,他面临着一生最大的敌人——死亡”。  世界失去苹果教主会怎么样? 没有了国王的苹果王国开发出下一个i产品是什么?  就靠现在的这些i产品能存活多久?  Who Know? 在IT的世界瞬息万变,这个世界最大的特点是不确定性。  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世界上还需要比45GHz带宽更高的示波器,但最高带宽的示波器将是由力科创造的。

 

        我们在2010年五月起曾发起了一系列的宣传攻势。从去年的五月到十月,我们曾每个月都发布了市场活动预告。 持续半年的宣传攻势使力科的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我曾多次表达过我的一个职业目标是致力于让中国的工程师都用上世界上最好的示波器。 我相信在未来三年时间内,这个目标会接近实现。 今天,我很高兴地宣布,我们2011年的宣传功攻势已提前到了三月份开始。我们在未来几个月内有令人目不暇接的精彩分享等着您。

        在下周里,3月15日,我们将在北京举办以“力科有约:说出你的问题”为主题的示波器实用技巧大型分享交流会。这个主题的交流会本身有望成为一个品牌性的Seminar,去年在深圳和上海举办的两场都出现了“卖站票"的盛况。 我期待在北京和大家就示波器相关测量问题进行深度交流。 我很尊崇的老老乡胡适先生说,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让我们带着问题相会在3月的北京吧!

        在下周里,我们还会参加在上海举办的慕尼黑展并参加了其中的三场研讨会。 正在用iPhone的胡为东君将有三场演讲。 我也期待在上海和大家相遇。

        在下下周里,3月21日,我们最大规模的巡回研讨会将在上海拉开序幕。 目前上海的报名名额还有30个,敬请大家赶紧报名。

        详情请看附件的力科三月市场活动预告。

博主
stopthenthink@126.com
汪进进's Blog
养成大气的从容镇定的自信
点击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