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大神的日记本,供应链专家的功夫茶盘,在这里记录、分享与共鸣。

登录以开始

数字电视,又一场新的浪费资源比赛

中国的彩电生产行业发展,如果从中国第一次引进日本的14寸日立牌彩电开始的话,那是1976年由上海金星电视机厂引进日立电视机生产线开始,尔后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大量引进国外电视机生产线,当然所有的电视机生产线引进都需要经国务院批准。到深圳康佳公司,于1986年从香港港华集团引进国内最后一条彩电生产线的时候,国内彩电生产厂已是第147家。但当时全国彩电产量还不足200万台,因此,彩电市场一直供不应求。

1990年国家还把彩电当成高级消费品,每台需要征收600元特别消费税,一台21寸彩电最高价卖到3980元,黑市价卖到4300元,而当时普通工人二级工的工资才120元,老百姓把彩电当成一种奢侈品,可望不可及。彩电这个宠儿一直欢天喜地被生产到1999年,才开始面临生存的危机,即:1998年是中国彩电行业发展的顶峰,当年全国年产彩电超过3500万台。尔后彩电生产行业发展急转直下,80%以上的彩电生产企业纷纷倒闭。一个最充满生机和暴利来得最容易的行业,居然连多喘一口气都来不及就轰然倒下了,真是令人惊叹和费解。大部分彩电生产企业到最后只赚到了一推废铁——彩电生产线。

时隔3年(2003年),中国的经济专家,把中国彩电的发展历史,当成典故来形容中国的经济发展现象。现在,中国彩电经济的克隆现象在中国处处阶是,在互联网上搜索,一次可搜索出458000多条内容。不过中国彩电经济的繁荣总算是延续了整整30年,而后面的克隆产品可能就没有再象彩电这么好运,它们的生命周期,一个将比一个短。如:紧跟彩电之后有VCD、DVD、空调、电冰箱、BB机、个人电脑、网络、股票,现在已经开始轮到手机了,下一个是汽车和集成电路,最后一个可能是房地产。这些产品的好景时间,越来越短,最长的超不过15年,最短的是VCD、BB机和手机,大约只有5年。如果还有最最后一个的话,一定就是数字电视了。

这好像是中国农历的十二生肖,又可以轮回了。但是,历史从来就没有被轮回过,失去的机会再也不回头。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数字电视能给中国的企业带来新生。手机的命运也会一样,已经赚到钱的,最好歇歇手,到夏威夷或马耳代夫去散散心,没有赚到钱的到最后,只能等着卖烂铜费铁——手机生产线。

现代应用技术发展太快,产品更新换代太快,是祸,还是福?只能由后一代人才能有资格去评论,因为,当某件事件的结果还没有发展到最后,大家都会站在自己的利益立场上说话。但有目共睹的事实是,在人类文明才发展几千年的历史中,最后的100年人类所耗费或掠夺的自然资源,特别是不能再生的自然资源,几乎是前面历史的总和。更大的灾难很快就要来临了,这是历史老人对“后生哥们”的警告。这种掠夺自然资源的行为最早曾出现在欧洲,而现在开始轮到亚洲了。

数字电视比模拟电视虽然在技术上有了很大的进步,但作为使用功能来说,它还是一台用来看电视节目的电视,并且在短时间内还是用它来接收模拟电视节目的数字电视,其优点没有得到发挥。对于电视生产企业来说,数字电视与模拟电视没有根本的区别,总市场容量也没有增加,数字电视只是换一种方式赚钱。

而政府想把数字电视当成一个新生行业,把很多服务行业也带进来,一个可以增加就业,另一个可以增加税收和对媒体进行控制。但这样一来,势必会引起更加激烈的竞争。一些非电视生产行业,现在也蠢蠢欲动,正准备参加下一轮数字电视竞争大赛行列。

目前全国生产数字机顶盒的厂家已经多达到170家以上,这些数字机顶盒生产厂原来都是一些地下卫星电视(DVB-S)数字机顶盒生产厂。国家一直在高喊,国内企业不能生产和出售卫星电视接收机顶盒,但我们看到的,全国广大地区遍地都是卫星接收机天线,几乎覆盖了整个中国,并且大部分是14GHz的(用于收看国外电视节目,我国没有电视卫星,只有电视通信卫星,频率是4GHz),国家这种渔民政策反而养肥了一大批小公司。现在,在机顶盒生产技术方面我们反而不如小公司,在经营策略方面我们更不如他们,因为那些权力部门黑得很,有钱什么都可以搞掂。

为了推进我国数字电视的快速发展,我国政府相关部门还牵头成立了一个,包括广电运营机构、内容提供商以及长虹、TCL等电子视像行业协会下属的147家相关企业为成员的“中国数字电视产业推进联盟”,准备在全国46个城市开通数字电视广播,并在青岛、佛山、上海、杭州等地进行试点。表面上看来,现在数字电视很“热”。但专家认为,这种“热”并不是市场成熟之后的表现,而是政府及运营商们推广的“一头热”,他们希望通过市场推广来促进产业发展,而产业本身还没有成熟起来。

据权威数据分析,中国有线数字电视用户已超过1亿户,如果都用上数字机顶盒,该市场空间将超过1000亿元。这是一个看似庞大无比市场,然而,这不过只是一个虚画出来的市场“大饼”。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主任陆刃波告诉记者,由于数字电视推广缓慢,目前多数以机顶盒为单一业务的企业大都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界。如果没有海外订单以及地方政府的支持,机顶盒企业将一败涂地。

2004年11月,深圳时政府召开了数字电视收费听证会,仅几个机顶盒生产厂家和运营商代表参加,就定下深圳有线数字电视节目每月基本收费34元5角,后面5角的意思是表示收费非常公道和公平。但34元5角只是基本收费,还不包括有偿节目须另外再收费,如果包括有偿节目收费应该是50~100元。不过总比移动还要好一些,每月少了15元5角。2005年春节刚过,广电总局的领导也到深圳来促战,宣布深圳要作为全国人民的典范,力争今年数字电视用户实现60万户。又一个暴利行业就要诞生了。

一场更加惨烈的竟争也要即将开始了,但不是跑马圈地,这是一场浪费资源的比赛。又有一大批企业要准备倒下。只有政府是赢家,中国政府每年从电信方面圈钱5460亿元,从股市中圈走2000多亿元,从房地产中圈走10000多亿元,还准备从数字电视中圈走4700多亿元。

博主
zhenge@globalsources.com
我的RTC博客
我的RTC博客
点击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