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与开源彻底决裂”

传感器技术 2019-05-06 18:00


【编者按】免费、开放、共享......随着诸多优点的显现,越来越多的科技巨头们开始逐渐深入开源领域。然倘若开源的项目访问受到限制且收费,那能称得上真正的开源吗?


近日,AWS 在发布了开源软件搜索引擎工具 Elasticsearch 的同时表示,因此前更改了 Elastic 有关共享其软件代码的规则,用户不付钱就不能访问其产品中的某些元素,而且代码也不能自由共享。


作者:Andrew Leonard  译者:弯月 来源:CSDN(ID:CSDNnews)


以下为译文:


3月11日,亚马逊云计算服务AWS的副总裁发表了一篇博客文章,宣布AWS发布了自己的Elasticsearch,这是一款功能强大的开源软件搜索引擎工具。


Elastic是一家成立于2012年的上市公司,目前的市值超过50亿美元,其绝大部分收入来自Elastic云搜索功能的订阅。该公司位于阿姆斯特丹,拥有1200多名员工。


在这篇博客文章中,亚马逊AWS的云架构战略副总裁Adrian Cockcroft表示,他们被迫采取行动,因为Elastic“更改了有关共享其软件代码的规则”。Elastic在2018年首次公开募股之前提出了这些更改,开始将知识产权融合到Elastic的整个软件产品线中。


1


开源软件代表着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共享和修改的代码。然而,现在Elastic却告诉客户,不付钱就不能访问其产品中的某些元素,而且代码也不能自由共享。


当时Elastic并没有对这一战略转变做出任何解释。但行业内的专家认为这些变化是为了应对AWS日益激烈的竞争,AWS已将Elasticsearch的代码和搜索功能整合到自己的一套计算服务中了。


目前,需要小心提防AWS的开源云工具公司不止Elastic一家。仅在2018年,就出现了至少8家公司发起了类似的“规则变更”,他们都是为了抵御来自意图蚕食自己服务的公司的不公平竞争。


Cockcroft在博客文章中表示,Elastic将其部分产品专有化的行为违背了开源社区的核心原则。Cockcroft写道:“客户必须能够相信开源项目会保持开放。如果AWS和我们的客户所依赖的重要开源项目开始限制访问,更改许可条款,或将开源和专有软件混合在一起,那么我们会投资维持开源项目和社区。”


AWS的公告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直接关注(尽管最近他们将目光投向了亚马逊)。但在开源和自由软件的世界里,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引发互联网的百年大战,AWS公开发行Elasticsearch引发了激烈的争论。


2


一直以来,开源软件都是软件行业最大的成功案例。仅在2018年,微软以75亿美元收购开源软件开发平台GitHub;Salesforce以65亿美元收购开源公司Mulesoft;IBM以340亿美元收购Linux供应商红帽,这些大事件都证明了开源是大型软件行业中最为重要的一个部分。人们越来越认可,开发开源软件的协作模式是一种成功的战略,其可以满足科技行业不断创新的需求。因此,当亚马逊指责其他公司的竞争手段有失公允时,会立即引起公众的关注。


Sharone Zitzman是应用开发公司AppsFlyer的开源软件和开发负责人,他称亚马逊“恶意并购”Elastic的业务。软件行业分析公司RedMonk的联合创始人Steven O'Grady表示,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Elastic等开源公司认为少数几家云计算的巨头公司可能会对他们造成“存在的威胁”。Elastic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hay Banon谨慎地为Elastic的新许可条款进行了辩护,同时也对亚马逊表现出了强烈的不满。


Banon写道,Elastic的产品被不计其数的人们重新打包并分发……他们总是有各种“理由”,有时他们会假仁假义地说为了其他人考虑,有时还会装作善心大发。亚马逊和其他供应商的建立之本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引发混乱,并分裂社区。


(AWS拒绝发表评论,而且奋斗在第一线的开源公司也拒绝详细说明他们与亚马逊的关系,他们要么说法千篇一律,要么拒绝采访。)


大家对亚马逊此举的反应并非都是负面的。一些开源社区的资深人士对亚马逊维护开源价值的行为表示赞许,同时也指出Elastic混淆商业行为与开源原则的做法从根本上说就很矛盾。从根本上说,采用开源代码的做法完全是合法的。


然而,亚马逊将自己标榜成大公无私的数字公共利益的捍卫者,这引起了Zitzman等社区资深人士的不满,他说亚马逊在与社区合作方面的声誉一直都不好。(GitHub的数据显示,在为开源项目贡献代码的人员中,亚马逊的员工数量远远少于微软、Google以及IBM。)


这些评论家认为,亚马逊重建Elasticsearc纯属投机行为。他们表示,亚马逊利用其在云计算方面的主导力量,不公平地获取了知识产权。同时,AWS对开源造成了致命伤害:利用别人的劳动成果,收取使用费用。


Zitzman说,“从长期来看,AWS的趋势是推出流行的开源技术托管服务或复制此类技术,而Elastic被卷了进去,被迫免费提供Elastic的优质服务……此举堪称教科书级别的商品化举措。”Bain Capital Ventures的董事总经理兼多家开源公司的投资人Salil Deshpande表示:”很明显,AWS在利用其市场力量来反竞争。“



最近,参议员Elizabeth Warren在竞选活动中呼吁解散亚马逊,她表示:“你可以当裁判,也可以拥有一支球队,但你不能同时兼顾两者。”她指的是亚马逊作为电子商务平台和供应商的这两个角色,这种双重的身份可以让亚马逊洞察市场趋势,并在适当的时机利用内部产品削弱别的卖家。同时,Warren的话也指向了亚马逊在开源经济中的行为。


如果亚马逊在云计算中使用相同的反竞争策略,那么就有可能在电子商务中占据统治地位,监管机构可能开始密切关注亚马逊了。有评论家认为,一家公司独占云服务领域的主导地位,可能会导致我们的数字基础设施最重要部分的整体创新减少。这意味着云服务领域即将打响反托拉斯之战。


长期批评亚马逊的评论家,以及地方自力更生研究所(一家专注于向“经济和政治专权”发起挑战的非营利组织)的联合主任Stacy Mitchell表示:“开源提供商面临的困境表明了亚马逊拥有雄厚的力量。”她说:“亚马逊对交换商品和数据的核心基础设施的控制,意味着他们有能力为其他厂商制定运作规则。我们应该认识到这是一种统治权。”


3


AWS是云计算的巨头,这一点毫无疑问,其控制着全球市场约32%的市场份额,是排名在其后的三家最大的供应商市场份额的总和。2017年2月,由于配置错误导致大量AWS服务离线长达4个小时,一时间互联网几乎陷入了瘫痪,Slack、Venmo、BuzzFeed、甚至连苹果的iCloud都陷入了困境。


很多有头有脸的大公司都需要依赖AWS,其中包括Spotify、Netflix、Airbnb、Comcast、Lyft、Uber、Adobe和NASA。美国政府的大部分服务也需依赖AWS。本文英文的发布网站Medium使用的也是AWS。每个组织都在依赖云服务不可抗拒的优势:将计算操作委托给云服务,这样既可以节省资金,还可以全心全意地发展业务。


其实,看看如下没有使用AWS的公司,可能对你更有启发性:Walmart、Target、Gap和Kroger,这些公司都非常熟悉亚马逊残酷的零售策略。Sharone Zitzman说,所有人都避开AWS,正是因为“他们不放心[亚马逊]的知识产权管理和商业洞察力”。沃尔玛甚至要求与他们合作的技术公司也避免使用AWS。


去年11月,微软负责全球零售和消费品的企业副总裁告诉CNBC,“零售商希望拥有自己的数据,他们不希望合作伙伴在其业务的任何领域成为自己的竞争对手。”


AWS的收入数字非常惊人。2018年第四季度,AWS的收入为74亿美元,占到亚马逊总收入的10%,而且这个数字正以每年45%的速度迅速增长。同一季度,AWS占亚马逊“营业收入”的58%——这是衡量利润的关键性指标。相比之下,2018年亚马逊第四季度产品销售收入年增长率只有8.2%。AWS已逐步成为了亚马逊的动力。


然而,这个“互联网的支柱”远远不只是各个公司存储信息的大规模数据中心。AWS既是基础设施又是服务,所以除了价格低廉外,AWS还提供不断扩展的关键计算服务,包括数据处理、分析、搜索、安全性,以及与多种编程语言集成的能力。


在过去十年中,在云服务急剧增长的刺激下,很多公司纷纷开始出售可以很容易地与AWS、微软的Azure云产品以及Google Cloud集成的工具和服务。其中就包括Elastic,还有数据库公司MongoDB和Redis,以及实时数据管理公司Confluent等等——所有在云订阅业务模式下运营的开源软件公司,软件行业称之为SaaS,即“软件即服务”。


在过去20年中,在软件行业发展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Elastic和MongoDB等开源公司的出现,这些公司通过自由可共享代码的投资赚钱,还可以利用大型程序员社区的劳动力。SaaS的订阅模型是这类公司成功的关键。客户急切地希望将不断更新软件的工作外包出去,而开源公司则致力于不断创新和改进他们的产品。这种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看起来具有革命性和模糊性的反资本主义,如今却成为了一种成熟且蓬勃发展的商业模式。


然而,评论家表示,AWS窃取了其他人创建的流行开源工具,并将其集成到自己的云产品中,这种行为危及了开源界的平衡。虽然在一些现有的许可下这种行为是合法的,但对于Elastic这样的公司来说,他们很难说服客户继续付款购买他们的产品。


此外,评论家还认为,作为一个平台,AWS赋予了自身不公平的优势。由于AWS拥有成千上万的客户,因此他们对整个行业的趋势有着上帝视角一般的洞察力,包括洞悉哪些第三方工具最受欢迎。一位开源云工具公司的高管告诉我,他们怀疑AWS会观测“运行费率”——每年花在特定工具上的金额。一旦亚马逊看到像Elastic这样的服务提供商开始产生可观的收入,他们就会将该工具的功能整合到自己的专有服务中。就如同Warren所说,AWS既是球队老板又是裁判。


Elastic的开发人员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RedMonk分析师Stephen O’Grady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在过去的12-18个月里,情况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各家公司均已选择远离亚马逊、Google或微软等云提供商,甚至把他们当成可怕的危急存亡的竞争对手。事实上,这种恐惧来自这些云提供商拥有过于强大的权利,以至于商业开源供应商走上了违反开源文化规范的战略途径,最终引发了大规模持续的负面公关危机,而且也损害了与开发人员、合作伙伴和客户的关系。”


O’Grady等评论家认为,Elastic最近的变化都是在AWS的阴影笼罩下引发的。评论家认为,AWS不仅没有捍卫开源原则,而且还将数据管理工具纳入其自身的服务产品中,这种做法对于发展自己的业务十分有利。O'Grady表示,在过去的一年中,转向更严格的许可协议的开源云工具公司不止Elastic一家。 MongoDB、Redis Labs和Confluent等都公司都有相同的举措。


4


许可的变化在开源世界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因为在开源的世界里任何专有控制的意图都会被视为“变节”。虽然没有一家公司公开表明为何他们要更改许可,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阻止云计算提供商的明确意图,尤其是AWS——他们拿了别人创建的代码,然后通过云平台提供服务。更改许可的目的很简单,他们希望社区可以继续共享和修改底层的代码,同时还可以防止特定的云平台利用这些代码所构建的功能,并提供订阅服务。


换句话说,开源倡导者认为,如果AWS的工程师想贡献代码来改进他们的工具,那肯定没问题;但如果AWS想出售自己的工具,那绝对有问题。


去年夏末,Redis,这家流行数据库管理工具的制造商,更改了自家的许可条款,就是为了防止AWS提供Redis的功能。对于Redis来说,AWS已经威胁到了他们的生存。去年11月,GeekWire的Tom Krazit写道:“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采用云计算,并将其现有的应用程序和基础架构转移到AWS等服务商,客户转而使用AWS Redis服务(而不是Redis通过AWS Marketplace提供的服务)的情况越来越普遍。”


这有什么区别?当有人通过AWS的云服务订阅原有的Redis,那么Redis会收取费用。当有人使用AWS自己的“Redis服务”时,钱就落入AWS的手中。Redis的总裁Ofer Bengal表示:“这不仅对我们造成了威胁,而且对目前几乎所有成功的开源项目来说,这都是一个问题。”


两个月后,另一家非常成功的开源数据库公司MongoDB宣布了自己的许可变更。首席执行官Dev Ittycheria解释说,“无论何时,一旦有新的开源项目流行起来,云服务商就会剥夺这项技术,并免费放在他们的平台上,他们攫取了所有的利润,却从不回馈社区。”(随后在2019年1月,AWS发布了自家的MongoDB“托管服务”版本,名叫DocumentDB。)


后来,在11月亚马逊的年度改造大会上,AWS宣布了一项名为Managed Streaming for Kafka的服务,这项服务复制了最初由事件流平台开发商Confluent构建的开源工具的功能。两周后,Confluent宣布了自己的许可更改,总裁Jay Kreps在一篇博客文章中针对此举做出了如下解释:


随着提供软件即服务的云产品的兴起,我们的世界发生了重大变化。在这个新世界里,云服务上有着显著的优势:他们控制着服务提供商所需的所有资源的定价,而且他们还可以在他们自己的服务中集成自己的产品。


主流的云服务商利用开源的方式各不相同。有些公司会与开源公司合作,负责托管他们的系统,并提供相应的服务。有些公司则会利用开源代码,打造出自己云产品,并投资建立具有差异化的专有产品。


Kreps拒绝了采访请求,但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他指的是谁。尽管转发推文并不一定表示赞成,但是当Elastic总裁Shay Banon发布了他的文章的链接来捍卫Elastic的许可更改时,Kreps立即转发了推文。似乎战线已经很分明了。一方是商业开源云工具提供商,他们感觉自己脚下的土地都在颤抖,另一方则是发动了这场战争的AWS。


4月中旬,在Google Cloud Next会议上,AWS与开源世界之间的决裂已经得到了证实。Google宣布,他们将与开源公司建立了一系列的合作伙伴关系,特别是那些在2018年改变了自家许可条款的公司,包括MongoDB、Redis、Confluent和Elastic。Google云服务总裁Thomas Kurian表示:“如果平台想赢得胜利,就必须培养生态系统,而不是打垮它……为了维持公司背后的开源技术,他们需要一个赚钱的工具。如果云服务商攻击开源社区,并剥夺开源代码,那么就不可能长治久安,还会对开源社区造成破坏。”


去年12月,纽约大学营销学教授Scott Galloway预测,2019年,亚马逊会将AWS分出来,成立专门的公司,部分原因是:“安抚那些预备针对亚马逊的反竞争手段,展开严格审查的监管机构。”


亚马逊的一些批评者支持这一看法,简单来说,亚马逊会切断由云计算这棵摇钱树为公司的零售业务提供的资金支持,这可以迫使亚马逊停止不公平地补贴其电子商务业务,同时也可以削弱其竞争力。


然而,虽然将AWS从亚马逊分出来,可能会削弱亚马逊整体的实力,但仍然无法解决AWS本身引发反垄断诉讼的可能性。似乎AWS在开源社区中的行事风格已经很像一种垄断力量了。


贝恩资本风险投资公司总经理Salil Deshpande表示,亚马逊的三种行为冒犯并攻击了开源:“他们拿走了其他开发人员编写的代码,然后当做商业服务运营,却又不给予那些开发和维护开源的商业实体任何回报,这是窃取开源商业利润的行为。就比如他们在Elasticsearch项目中的所作所为:首先建立分支项目,然后从开发和维护这些开源项目的商业实体手中强行抢走了这些项目。他们窃取了开源API,然后将这些API用于自己专有的解决方案,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将客户从开源项目中吸引到自己的专有解决方案上。”


AWS在云计算中占30%的份额,其惊人的增长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而亚马逊在零售业务上的反垄断也是有充分根据的,零售业是当前美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在线计算的基础设施是美国国家经济未来的重要组成部分。


乔治华盛顿大学反垄断经济学家Hal Singer表示,亚马逊在经济上的主导地位引发的一个主要问题在于,如果一家公司对市场有着绝对的掌控权,那么所谓的“边缘创新”(在竞争的压力下涌现的新产品和服务)的机会就越来越少。尽管目前的开源软件世界正在蓬勃发展,但AWS和开源之间的冲突不由地让人们担心,进一步创新的空间可能会迅速缩水。


截止到4月23日,Elastic的股票价格比首次公开发行当天高出10美元,这表明该公司在短期内的表现相当不错。然而,人们担心的是,AWS公开发行的Elasticsearch会影响到Elastic继续从自己的搜索工具中创造收入。而这反过来,必然会抑制这家公司未来的创新能力,在最坏的情况下,甚至会导致Elastic走向消亡。毕竟,电子商务世界都非常清楚,亚马逊拥有可以对其进入的所有市场造成破坏性的力量。


最后,Zitzman 说:“这有可能会对开源世界产生非常具有破坏性的影响。如果AWS这样的企业巨头不公平地竞争,那么实际上相当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终有一天他们会发现自己再也看不到新技术的推出。”


END


原文:https://onezero.medium.com/open-source-betrayed-industry-leaders-accuse-amazon-of-playing-a-rigged-game-with-aws-67177bc748b7


免责声明:本文系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所用视频、图片、文字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第一时间告知,我们将根据您提供的证明材料确认版权并按国家标准支付稿酬或立即删除内容!本文内容为原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传感器技术 制造业的未来是智能化,智能化的基础就是传感器; 互联网的方向是物联网,物联网的基石也是传感器; 关注传感器技术,获得技术资讯、产品应用、市场机会,掌握最黑科技,为中国工业导航。
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我要评论
0
0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