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海 | 郭台铭:微软敲山震虎,诈取不当专利保护费

CINNO 2019-03-12 18:08

美国科技大厂微软(Microsoft)控告鸿海集团未遵守2013年专利授权协议,未支付权利金,以及受到2月营收创下2014年7月以来新低,周一(11日)开盘一度上演70元大关保卫战。对此,有法人指出,遭到微软控告的,应该与鸿海集团旗下的富智康(FIH)有关,因为富智康主要负责非苹果产品的制造,这项法律行动也将对鸿海今年收益产生负面影响。

批微软敲山震虎  诈取不当专利保护费

3月12日上午,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在Facebook上称,当日凌晨才收到微软的起诉书。他并宣布紧急在鸿海土城总部召开记者会。

“和微软的专利谈判已经持续了8年,为什么现在才起诉,并且在我们收到诉讼书之前就告诉了媒体?”

郭台铭在发布会现场认为,微软的心态仍停留在PC时代,自己是霸主地位的时期。

根据公开信息,微软表示,鸿海自2013年以来未能遵守一项专利授权协议。提交给法庭的文件中,微软指控富士康未能就某些产品提供每年两次的专利费报告。这起诉讼提交至美国加州北部地区法院。

微软要求鸿海补缴专利授权费和利息,并审查鸿海的账簿和律师费。起诉书指出,2017年,富士康同意接受第三方德勤的审计,但没有提供该公司要求的任何文件。目前尚不清楚,这项专利授权协议覆盖哪些产品。不过微软2013年表示,已经与鸿海达成了Android和Chrome OS设备的专利授权协议。该协议的副本已提交至法庭,但目前仍然保密。

“霸道总裁”郭台铭:微软霸道

匆匆赶下山来参加发布会的郭台铭有些火大,甚至在发布会现场指责部分媒体“不专业”,并声称再不回答一些媒体的提问。

这其实有诸多原因。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他原计划上山祭拜仙逝的妻子,并进行一年一度的午餐。但外部环境的压力让他昨夜一夜没睡,与团队讨论解决方案,今早仍照例送子女去学校上课,并放弃了原计划的午餐。

发布会刚开始,郭台铭站着说明:“我们在没有收到起诉书时不能做任何说明、任何回应。非常抱歉,让大家紧急赶过来,做一个说明。不做说明,对所有媒体和支持我的脸书朋友以及所有股民,是一种不公平。所以今天没有选在盘后,而是盘中在说明。鸿海包括子公司,为了不让股民遭受损失,我们半夜起来想这件事情。”

他也表示:“鸿海保证不会有一分损失,要保护好客户的权利,要替股东下一个安心剂。”

也许你会感到奇怪,一是为什么微软会收取安卓专利费,二是为什么要向鸿海收取,鸿海的主要客户是苹果,苹果是iOS操作系统。

首先,众所周知,安卓背后是谷歌公司,但是专利交叉授权非常复杂,微软拥有安卓相关的专利并不奇怪。

其次,鸿海虽然6成的业务来自苹果,但是也有安卓手机的代工,今年华为的订单还增加了。要说明一下的是,集团一共有三家上市公司,分别是鸿海(中国台湾上市)、富智康(中国香港上市)、工业富联(中国大陆上市)。而我们熟知的富士康科技集团是鸿海在大陆的统称。

其中,鸿海基本只负责苹果的产品,富智康主要负责安卓类手机,因此发布会上,FIH富智康集团掌舵者池育阳也在现场做出说明。

池育阳谈道:“鸿海生产的手机,目前是只涵盖IOS部分,安卓手机基本上都在富智康,我个人负责的单位来制造和生产。所以安卓可以说是跟鸿海没有直接关系,这次对鸿海来说,应该是池鱼之殃。”

他表示,一般我们在提供工程制造服务给品牌厂商时,都有一些很清楚的定义,关于产品的财产权、设计权。如果有任何智慧财产权的主张,一般依据合约都是品牌厂商未来负责。可是我要说的不是与我无关。

“我们这几年安卓手机95%的数量来自全球十大品牌,全球5大品牌占84%。我们的客户都是”有头有脸“。第一次有这个主张是2011年上半年,到13年之间,陆续跟手机厂商有做过谈判。除了都有合约之外,特别关于这件事情,我们所有的客户都正式地要求我们,不能代他协商和支付,也不能透露产品相关的讯息给微软。”池育阳说道。

而郭台铭在Facebook上的表述基本表达了发布会上的要点:

1、微软高本集团显然心虚,在我们正式收到起诉书之前,竟抢先发布新闻,意在敲山震虎,诈取不当专利保护费,而不专注在法律诉讼的内容。

2、微软主要收取专利保护费对象是以华为为主的中国手机品牌商,但当此贸易纠纷动荡之际,转而面向弱小的台湾地区,逼迫台湾代工厂,代他们收取转付,既可以不得罪大陆客户/网民,又可以收到他们不合理的专利保护费。

3、微软目的是向华为索取使用Android的专利保护费,但值华为事件正在全球沸沸扬扬,如果此时告华为,则微软必需面对华为强烈的诉讼反击及广大中国用户,懂道理的年轻网民来一致抵制微软产品。

4、微软作为全球软件霸主,本应向美国Google或全球的Android授权使用者收取保护费,反而只向中国厂商收取,其目的很清楚,就是利用美中经贸谈判之时机,在大陆Android使用商抵抗力最弱的情况下趁势打劫,可谓机关算尽。

5、鸿海公司本身不做诉讼内Android的产品,故绝不会有侵权的事项。

鸿海的决策

根据媒体曝光的内容,微软对富士康的起诉书中指出,2017年富士康同意接受第三方德勤的审计,但没有提供该公司要求的任何文件。

针对现场记者对此的提问,郭台铭反复强调,目前手中的资料将作为将来打官司用的“呈堂证供”,如果今天提前公开,就不再具有法律的独断性。

他认为,微软在如今时机再度翻起已经存在八年并未有结果的诉讼,其出发点并不是单纯为收取过去没有得到的专利费用。

那么鸿海和富士康,是否在这次诉讼发起前支付过相关知识产权费用给微软?

按照郭台铭的解释,作为代工厂商,鸿海和富士康并无需将相关诉讼中提到的专利费用缴纳给微软,在与手机品牌厂商的签约中已明确,这些费用将由手机品牌厂商一并支付。

也因此,为何微软并未将诉讼对象指向手机品牌厂商,而是鸿海和富士康,成为郭台铭反复强调的质疑点。

郭台铭认为,针对微软此次提到的诉讼内容,本质其实涉及的是微软和谷歌在专利方面的使用纷争。“这是美国两家公司的智慧财产权之争,是因为谷歌不付钱给微软,更多细节就不在这里说了。”

鸿海选择在今天这样特殊的时间,还必须匆忙在台湾股市收市前赶来召开临时记者会,按照郭台铭的解释,是源于微软在将相关诉讼信息释放给外界时,鸿海集团内部并不知此事。“人家告我,我没有收到起诉书,我怎么说明自己‘无罪’?他告我几条我都不知道。直到别的报纸提醒我们,我们才关注到。昨天晚上11-12点我们才得到这个资料,赶快分析。做了解决方案。”

郭台铭表态:“今天要给客户和股东打安心剂,告诉各位,我们绝对不会遭到任何一分钱的损失——鸿海也好,富士康也好。我保证公司订单不会有更多损失,反而会有更多订单。因为客户信任我们,我们可以保护客户更多的权利。鸿海和富士康现在有足够的证据应对诉讼。”

鸿海是全球最大消费电子产品代工厂,和微软的诉讼也必然是持久战,也影响着全球的手机等产品供货。

2013年,微软宣布将以37.9亿欧元收购诺基亚旗下手机业务,另外以16.5亿欧元购买诺基亚在智能手机方面的大部分专利许可证。

2016年,鸿海旗下FIH(富智康)公司联合芬兰HMD公司,又从微软手里收购了诺基亚手机业务,价格3.5亿美元。富智康负责产品的生产,HMD负责诺基亚手机的设计和销售等业务。

没想到,接盘了诺基亚的富智康,却成为了微软的诉讼标的。

微软上周五向美国加州北区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未依约定每半年缴交一次某未指名产品的专利报告,也未准时缴交专利费,因此不得不提起诉讼。不过,微软强调鸿海依然是我们很重要的伙伴,也未公布是哪些产品违反专利授权协议,微软也努力解决与鸿海的分歧。

鸿海的2月营收创下2014年7月以来新低,加上微软控告影响,11日鸿海股价一度上演70元大关保卫战,盘中股价在70.5元震荡,鸿海收盘价落在70.4元,下跌0.3元、跌幅0.42%。为此,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已经连续3个月买股力挺自家股票,至2月15日为止,已经买进3.3万张,砸下资金超过24亿元,也让鸿海股票重新站回70元大关。

鸿海集团旗下有富士康、富智康,前者负责苹果产品为主,后者则是以制造非苹果产品的手机以及平板,客群涵盖HMD、小米、华为等手机大厂。富智康去年于港股上市,公司于6日晚间发布2018年全年营收,年增率23.59%、达149.3亿美元,但亏损高8.57亿美元,幅度比去年同期增加63.11%,亏损创下纪录,但该公司也表示今年上半年亏损将按年减少。

鸿海先前公布2月营收2,656.33亿元,月减35.85%,年减4.39%,创2014年7月来新低,主受工作天数减少及苹果iPhone销售疲弱影响。若以年增率来看,表现最好的产品依序为通讯产品、运算产品,以及消费性电子产品。至于这次微软的法律行动,法人认为,鸿海营收表现也将受到负面影响。

来源:小C君综合整理


CINNO CINNO Research为显示及半导体行业专业第三方咨询服务机构,为您深入全球光电产业链上下游,提供最新产业资讯、专业行研报告、投资并购、精准行销、高端猎头等一站式服务。一键订阅,同100万产业精英一起把握行业脉动!
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我要评论
0
0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