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达电 | 营收515亿元!郑平如何带领千亿元的帝国铁血改革?

CINNO 2019-03-16 19:54

台达电3月11日公布去年财报,2370 亿(人民币约515.7亿)营收创历史新高,董事会决议每股配发 5 元(约人民币1.08元)现金股利,再度成为市场关注焦点。不过,台达电历经组织调整阵痛期,去年股价一度跌破百元大关,让市场对于这位「台股资优生」打上问号。海英俊表示,电动车趋势不变,全球各大车厂陆续投入发展,台达电也打进相关零组件、充电桩的供应链,预期车用营收可望持续成长。

而资料中心建置需求持稳成长, Google、Facebook、微软等大厂都有在建置外,来自白牌的需求也很强,也将带动电源、冷却、不断电系统的出货成长。

另外,在自动化领域方面,虽然去年下半年受到美中贸易战影响,但是仍有 5% 成长,加上近年全球布局效益逐渐发酵下,中国市场占比将逐渐下降,加上属于硬性需求,看好业绩将持续成长。

法人预估,虽然今年台达电在计算机应用产品营收恐出现下滑,但在电动车、资料中心、自动化、风电等业务带动下,今年营收可望维持成长,继续挑战新高,获利方面,由于被动元件供给回稳,价格也回档修正,预估今年上半年可望延续去年第 4 季的水平。

执行长郑平如何带领千亿元的帝国铁血改革?

2017年12月12日台达电子执行长郑平出现在《财讯》办公室时,第一时间,没一眼认出他是一家市值近4600亿元(约人民币1000.9亿)集团公司的执行长。

早上9点半,郑平一分不差地出现在《财讯》办公室,他穿着大头皮鞋,没带大队人马,进会议室后,反倒是他先开口,打破沉默「坐坐坐,别这么客气」。

虽然郑平还是客气而礼貌地以同行来的董事长海英俊为尊,但也看得出来,现在的郑平展现出完全接班的自信。

他,展现接班自信行事客客气气 但决断时清清楚楚

以前,对郑平的印象是谨慎,几年前,一次媒体餐叙,董事长海英俊坐在另一桌,频频抛出点子,逗大家哈哈大笑,但郑平正襟危坐,谈美国投资的智慧建筑事业,偶尔聊起自己钟爱的奇石收藏时,才愿意谈公事之外的议题。

这就是郑平,他和他收藏的石头一样,有自己的形状,最擅长也最可怕的本事,就是「耐磨」,他客客气气,但只要被他盯上的目标,他决不轻易放弃。台达电离职员工形容他是「笑咪咪的狠角色」,他每次到各单位开会,全程都客客气气,但该决断的时候,他是「啪」拍板下去,清清楚楚。

他掌管的集团有多复杂?台达电在全球有6万多名员工,营业据点遍及全世界,是台湾成立最久的上市电子集团,台达电成立后3年,鸿海才成立,就连代号2301的光宝,都比台达电晚4年成立。台达电持有泰国泰达电2成股权,两家公司市值相加超过新台币4590亿元(约人民币998.8亿)。

郑平接手时,台达电更像一家电子业的百货公司,不只生产电源转换器,从短焦投影机、到云端服务器用的软件,台达电都投资,赚钱的,不赚钱的,都在里面。

2017年4月10日,台达电第一次「动」台达电最赚钱,但各自为政的各事业群。重组所有人和资源,重新画分为电源及零组件、自动化和基础设施3大事业群。

过去,在彭博社等外国媒体档案中,李忠杰才是台达电的CEO,这一天,李忠杰同日去职,台达电就此展开长达半年以上的组织改造和沟通。

我们问郑平,「这一次,是台达电20年来最大的组织变革吗?」他直截了当地承认,「应该是!」

这一次,郑平的眼神变了,他仍然谨慎,但眼神里多了一种狮子攫取猎物前的锋芒。磨了7年,他终于出手,要改造台达电的商业模式。

(图/陈俊松摄)


他,磨了5年终于出手改造企业组织 打破山头林立

「以前,台达电是事业群强,总部弱,地区分公司弱」,台达电发言人周志宏说,这一次组织调整的重点,是为了贴近客户,强化各地区分公司的权限。

过去,台达电是以事业单位为核心,一个事业部总经理管的是500亿(约人民币108.8亿)、1000亿元(约人民币217.6亿)的生意,可以自行跟大客户议定订订单,从营销到生产,权力都握在手上。在零组件为主的时代,有利于接单生产,但这样的结构,也让台达电内部本位主义盛行。

郑平也不讳言,以资料中心为例,客户要做生意,「要解决电源问题要找电源的人,做机柜要找做机柜的人」,跨事业群沟通都要总部介入,内部资源都无法整合,「客户哪有这么多时间等你?」。

这一次组织改革后,郑平宣布,台达电要以提供解决方案为未来发展重心,未来「各地区分公司负责依客户的需求开立规格,交给各事业部门提出解决方案。」周志宏说,至于总部,负责定策略目标,设规则,定下的方向,各地区分公司和各事业部门都要遵守。台达电从10年就开始推解决方案,但这一天才开始加速。

改组后,事业部门的发展空间,也变清楚了。海英俊举例,像以前汽车电子没有专责的事业部,「要什么资源都要找其他单位」,这一次,台达电依据策略目标,定出8大事业群,每个部门都有明确的目标市场,配置相应的资源。

组织改造后两个月,台达电创办人郑崇华和夫人谢逸英宣布,将价值150亿元(约人民币32.6亿)的股票赠与郑平、郑安,这批持股约占郑崇华目前持股的近5成。选在此时移转持股,除了是因为赠与税率即将调高,另一方面,也可看成是郑崇华对郑平的肯定与支持。


他,大幅调动高阶主管人事传言纷飞 引爆外资卖股潮


不过,就从2017年6月开始,台达电的股价一路下跌,台股2017年是史上最长的万点行情,但台达电的股价2017年却下跌近2成,900多亿(约人民币195.8亿)市值蒸发。同时,市场上开始出现不少传闻,直指台达电成长受阻。

「郑家觉得,股票被卖得莫名其妙!」一位和郑平、郑安熟识的友人转述,「可能是离职员工向外资透露不当讯息,才让外资大卖股票。」

多位法人表示,「担心台达电成长趋缓」。是未投资台达电的主要原因,过去台达电因为自动化诉求,能享受比较高的本益比,但企业使用占比不高,加上过去并购的综效尚未浮现」,导致外资降低台达电持股。

另一个抛售的原因来自中国,一位分析师观察,华为挟通信市场的优势,跨进电源市场和台达电竞争,甚至已成为全球最大太阳能电源转换器的供应商,切入智慧能源领域,外资因而担心,台达电在中国的成长会受阻。

市场上甚至传出,台达电独厚泰达电,「台达电都把获利好的订单交给泰达电,导致泰达电毛利比台达电还高」,或是质疑郑平上任后,「不顾老臣反对,拍板决定进行大规模并购」,这些流言让台达电股价大失血。

这2年,台达电处长级以上主管不少人退休,也引发讨论,但台达电对离职和退休员工并不小气,很少人离开后谈论台达电,但私下也有人抱怨,一位离职员工说,「对创办人我们没话说,郑平就……」,对郑平推行的改革并不埋单。

郑平上任后,台达电中高阶主管的变动跟着增加。以总部为例,郑平上任后,台达电从人资长、信息长、技术长高阶主管都换过一轮,台达电发言人周志宏也坦言,处长级主管「变动近4分之1」。

华为大口吞食通信电源市场也是事实,但已是2012年的旧闻,中国媒体报导,华为在2012年成立电源部门,归企业解决方案部门指挥,过去几年,华为在中国3大电信都拿下3成左右的订单,但台达电发言人周志宏解释,「华为也是我们的客户,」双方既合作,又竞争。

外资卖股的真正原因恐怕是,看到台达电开始对最赚钱的事业部进行改造,改革成功当然很好,如果失败,投资风险难以评估,因此先降低持股比率,等待新的买点进场。

(图/吴尚哲摄)


他,不怕华为竞争毛利仍维持高标 营收照样成长


外资和离职员工对台达电的批评,究竟合不合理?从财务成绩分析,郑平上任后,台达电的毛利率从20%提高到27%,在他上任前,泰达电的毛利率都在26%到27%之间,高于台达电,在郑平上任后,2016年,台达电的毛利率已高于泰达电。

至于外资担心台达电要面对华为竞争,根据台达电2016年年报,台达电2015年在中国的营收为1114亿元(约人民币242.4亿),2016年则为1176亿元(约人民币255.9亿),在中国营收仍成长5%。

面对红潮进逼,台达电不只毛利率维持在27%的水平,过去5年,营收照样成长,为什么?

关键在于郑平推动的铁血管理,一位台达电离职员工观察,「他对绩效十分要求」,他回忆,有一次郑平公开分享,他担任汤浅电池和台达合资的电池厂厂长的经营经验,那一次,合资厂惨赔收场。员工问他,「再来一次会怎么做?」郑平回答,「我会更快把厂收掉,不会硬撑下去!」

他上任半年,就对旗下新事业进行整顿,像投资数亿元的云端事业,在郑平上任后半年,他就和单位负责人开会,一个上午就下达结束事业单位的决定,有意愿留在台达电的员工,全部转调其他单位。一七年,他更让所有新事业单位「毕业」,直接并入各事业部。

郑平的磨功也让台达电重新上紧发条,他每天7点半开始工作,一直到晚上9点10点,每年出国出差1百天,用过的登机证叠起来厚厚一叠。可以想象,当他的部属不会轻松。

「大部队跑得愈来愈快,有些人就会考虑自己还要不要继续跟……。」周志宏解释,这些人员流动多属于退休,其中部分人员拿到一笔退休金后,到其他产业继续工作,或是担任顾问工作。

但人事变动加速,反对改革的声浪就涌出来了。


他,铁血推进智慧制造一条生产线 2年省3分之2人力


过去3年,郑平用铁血管理风格,加速台达电的智慧制造发展。

郑平的管理风格,是「建平台、搞运动」,3年前,他开始在台达电的质量管理上,定下智慧制造的目标,每次大会,郑平不会轻易发言,他让旗下最有经验的厂长们,各自发展出最好的设计,再提到大会上讨论,为了目标,吵架也没关系,他曾说,「如果没有成绩,客客气气又有什么用。」

他不光只是等着听报告,每1个月,他都会飞到各厂,了解各厂最新的想法,机电事业群总经理刘佳容解释,郑平在乎每个细节的合理性,连看简报,也要每一个逻辑都能说服他,他才会翻下一页。

谁能跟着大部队快跑,并要达到目标,奖励当然也随之而来,台达电的主管开始年轻化,像负责自动化事业的刘佳容,不到50岁,却负责200亿元(约人民币43.5亿)的生意,指挥全球7千人团队。在郑平要求下,台达电的智慧制造快速前进。

过去3年,台达电的自动化就快速发展。2017年12月底,本刊到台达电江苏吴江厂采访自动化生产线,这里的成败,牵动外资对台达电的评价。

这是一条微型驱动器的组装线,地上有小型机器人运来待加工的料件,「我们每个产品都可以完全不同,没有换线问题」,台达电CDP厂本部厂长范正宽骄傲地说,每过一关,机器就会透过条形码,下载每个产品加工的工序细节,甚至是测试用的程序。从测试、焊锡到涂胶,甚至摺纸箱,放包装纸,全由机器人完成。

生产线上,甚至还可以看到2台机器人一起作业,一台焊完,旁边同一台机器人同时测试,一个站点就能完成2种工作。其中一个站点,台达电的检测机器人甚至配备机器学习能力,不管送来什么颜色、形式的PCB(印刷电路板),都能正确判别涂胶的均匀程度,甚至能直接指挥涂胶机器人修正错误。


他,铁了心要换个方法赚钱继续磨台达电一九年见真章


范政宽解释,这条生产线,2年来已经省下3分之2的人力,但目前生产线上仍保留少数作业员。他解释,台达电是根据ROI(投资回报率),决定哪些自动化先做,「我们设计的自动化机台,都能在1年内回收成本,」他骄傲地说,如果自动化还不划算的工作,就先由作业员完成。到2018年底,这条生产线上90%的工作,就能由机器人取代。

郑平欣赏的公司,是像IBM这样,「一两个业务代表出面,就能回答客户问题的公司」,即使派出去的人经验不足,只要靠着分布在全世界的专家,就能整合知识,创造价值。过去,台达电各单位难以整合,管理能量远远不及外商。

他因此力推知识管理平台,定下硬指标,要各单位把可以变成标准流程的知识,都建立SOP。

「有些员工跟我说,郑先生,这是我几十年累积的知识,写出去,我不就没有价值了吗?」郑平说,「如果不把这些东西交给系统处理,你怎么有空学新的东西?」

2017年12月,台达电在中国,开始把解决方案卖进了发电厂。现在,在中国大渡河流域发电站群间,都配备了台达电的视讯管理系统。

台达电不只是把视讯系统、显示器卖进去,还帮发电站发展出一套系统,能自动判断电站是否出现异常,他们把工业自动化的知识用在电站管理上,哪些重要零组件出现损坏,不用派人整天盯着荧幕,一有问题,放在当地水电站的监视器会自动辨识问题,通知数百公里外的管理中心。

不管外资卖股,老臣反对,郑平铁了心要让台达电换一个方法赚钱。他还在继续磨这家公司。他的改革象是对这家公司的获利引擎进行大修,未来一年,台达各事业群的获利,能否因此提升?能否留住关键人才,都是观察重点。

专访中他和海英俊透露,台达在5G、电动车、自动化都有亮眼进展。2019年能否缴出亮眼成绩,外界拭目以待。

CINNO CINNO Research为显示及半导体行业专业第三方咨询服务机构,为您深入全球光电产业链上下游,提供最新产业资讯、专业行研报告、投资并购、精准行销、高端猎头等一站式服务。一键订阅,同100万产业精英一起把握行业脉动!
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我要评论
0
0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