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货:搞硬件的前途到底大不大?

传感器技术 2019-03-12 18:00

作者介绍:吃烧饼油条长大,啃洋面包也已多年。装过8管的晶体管收音机,也设计过当时速度最高的路由器的单元。做过国营大厂的项目负责人,也干了多年北美高科技公司的工程师。虽然也曾走投无路,但成功后的兴奋和喜悦却是最让我难以忘记。一个出息不大,但却乐此不已的工程师虫子。


这个题目,是前不久在网上游览,看到一个网友发出的疑问时想到的。那个网友说:现在硬件设计没有什么新鲜的,都是拿厂家的参考设计来,再修修补补一下就可以交差了,不如做软件那样有很多发挥的机会,而且升职涨工资的机会也不多,云云。


看了这样的疑问,让我这个干了这么多年硬件的人,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不禁问自己:我干这一行这些年,算是有前途吗?还是浑浑噩噩地白混了?


说实话,我自己都记不起是怎么踏入这一行,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把自己定义成硬件工程师的。如果非要刨根问底,恐怕得从小学时算起。那时的小学课外活动很丰富,有许多社团活动。大约是四年级的时候,一天,物理课的老师把我和另外十几个半大小子召集到一块,说要给我们办个“无线电收发报”训练班。从那时起,我就和“无线电”和“通讯”结下了不解之缘。那些点点划划的莫尔斯代码充斥了我的课外时间。一次训练,我用的耳机接触不好,信号时断时续,眼看着抄报速度落在了别人后面。我气急败坏地把耳机摔了,立时招来了老师的一顿臭骂。事后,老师把我留了下来,由国际形势到个人小节,把我好好地教育了一通,最后说了一句:你要好好学习,你很有前途!


我牢牢地记住了这句话。


在后来的日子里,上学,工作,又上学,又工作,再也没离开过电。从装收音机开始,到后来参与行业里顶尖产品的设计,我一直觉得,我就该干这个,这就是我的前途。


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有一门计算机程序课,学的是FORTRAN,可是却没有见过计算机,因为全校只有一台由罗马尼亚进口的小型机,学校里的科研教学都靠它。我们只能把程序写在纸上,由课代表送去打成穿孔卡片,再送到机房输入运算,最后把打印出来的结果拿回来给我们看。其实所谓计算,也不过就是在纸上打印个图形而已,看个新鲜罢了。那时甚至连什么是“硬件”和“软件”都搞不清。老师只好说:那些能看的见,摸得着的硬邦邦的家伙就是“硬件”,摸不着的就算“软件”了。


公平的说,所有这行儿里由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都经历了这个过程。毕竟,在计算机技术没有和其他的技术结合之前,所有的设备的功能,都要靠实打实的一个个“硬”器件“堆”出来。随着计算机技术和半导体技术的发展和渗透,在电子工程设计中,“软件”的比例日益吃重。但是经历过这个过程的人,在知识结构方面,硬件强于软件,恐怕是个普遍现象。我也写过程序,由机器码,汇编,再到C及其它。即便如此,我还是习惯于把放在那看得见,摸得着的一个硬邦邦的家伙看作我的最终成果。也许,这就是我把自己归类于硬件工程师的原因吧。


那位网友所说的意思我能理解。现在系统的集成度越来越高,一个芯片就已经集合了从前一个房间的设备的功能。大量的功能都要靠软件实现。做硬件的,一旦调试完毕,把样机交出去,剩下的似乎就是些琐碎的事了。而做软件的,则似乎永远都在忙。看起来,硬件好像不那么重要了。就工作量而言,现在一个设计团队里,硬件设计师和软件设计师的比例都至少在一比五,六的水平。一些大型系统的设计可以很轻易地达到一比十,几十,甚至更高。如果就找工作的机会而言,软件的工作机会的确要比硬件多。这也是事实。非要比个高低的话,在这方面,做软件的是要比做硬件强。


但是如果说,靠拿厂家的参考设计修修补补就能做好硬件设计,那可是错的没谱了。因为,那不叫设计。那个过程,充其量,就是干了一个装修队的活儿,在别人盖好的房子里,刷刷墙,装个灯,吃的是人家剩下的饭。要是没人盖这幢楼,您是不是就得饿着了?


我始终认为:硬件是软件的基础。没有硬件,任何软件都无从谈起。没有那个硬邦邦的家伙存在,再好的软件创意也会成了孤魂野鬼,无处安身。你总不能去指使上帝去做你要干的事吧?


的确,以现在的条件,搞一个能应付的硬件设计不难。东抄一点儿,西凑一块,顶不济再放“狗”搜搜,就能对付上。但是,如果认为这就是硬件设计的内容,并且甘心以这种方式做设计,那可以肯定地说:不但没有前途,而且砸饭碗也是早晚的事。


要做一个好的硬件设计师,不是件容易的事。相对软件设计而言,搞硬件设计要求的知识面要更广,更杂。从最基本的电工基础,电磁场理论,到设计中可能碰到的各种协议标准,再到生产测试过程,都必须要有所了解。而且你会发现,了解的越多,就越觉得已有的东西不够用。虽然我干这一行已经多年,有时也免不了吹吹牛。但有时在网上闲逛时,发现一个自己熟悉的题目,还是忍不住要点一下,看看里面说的有没有我不知道的。一个人离开了学校后,就很难再有成块的时间学习。只能靠这种“海绵”式到处搜刮补钙,才不至于落伍。


做为一个设计师,我最痛恨的就是跟在别人的后面爬,而不能有自己的施展的余地。每当开始一个新设计,我总要考虑的一件事就是:有什么地方我可以作的不一样?尽管有时标新立异的结果,反而不如修改前的好,但这至少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不能这样做的原因,避免了以后走弯路。


设计工作的基本内容是把“没有”变成“有”。而其中的精髓是要靠设计师的思想把现有的材料组织成一个崭新的东西。别人的东西可以参考,但目的是拿来为你的设想服务,而不是代替你的思考。工程师的特征应该是“喜新厌旧”。只有不断地注入来源于你的新东西,你的工作才有意义。否则,用原来的就得了,要你干嘛?


“山寨”这个词已经广为流传,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在有些特定情况下,“山寨”确有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衷,不失为权宜之计。但是如果把这种手段当成看家本事,指望靠它打天下,混世界,那就等着栽跟头吧。前不久,和国内的朋友谈一个项目的设计方案。谈到有关FPGA的设计时,他特别关心有无加密措施来提供保护,因为他必须要面对来自为数众多的同行和非同行们,隐蔽的甚至公开的剽窃行为。他一提到这个问题,我就笑了。他以为我觉得这是小题大作。其实,我这只是对久闻的“山寨”行为亲耳得到了验证后的苦笑。现在的FPGA器件都有一定的加密措施,要想从产品中“翻出”原设计,虽然不是不可能,但也要花不小的气力,需要对相应的设计和器件都有相当的了解。搞过设计的人都明白,要看懂别人写的程序文本,比自己写一个新的难度要大的多。既然“山寨者”有这个“翻译”别人设计的能力,何不干脆去自己搞一个,而要却干这种“脱裤子放屁”的蠢事?说起来能这么干的人都可以算是聪明人,但真的是把聪明用错了地方。


我理解那个网友的问题里可能还有另一层意思:干这行儿将来能挣大钱,或出人头地吗?要我看,如果真是以这个为目的,那还是别干这个了。不过以这个为标准,干别的恐怕希望也不大。因为,同样的问题几乎可以延伸到任何一个领域:


● 干软件有前途吗?大多数的软件工程师都只能在被别人限定的圈子里,按照规定的模式写程序,可以发挥的余地很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背着“IT民工”的名号去写那些永远写不完的程序,找那些没完没了的BUG。


● 干市场有前途吗?市场销售一方面要面对上司的压力,另一方面要面对市场上同行的竞争。很多情况下,既不能决定把什么投向市场,也没法决定如何应对客户的要求,却要承接来自上司和客户的双重压力和责难,哪天是个头?


● 当个部门经理有前途吗?同样有来自高层的压力,下面员工的挑战,每日形同风箱里的老鼠。。。


如果要是把别人已经获得的辉煌,和自己正在面临的“苦逼”生活相比较,那你就永远找不到你认为合适的工作,也永远不会有前途。


按我的理解,能不能有前途,并不在于你干什么,而在于你是否喜欢和热爱你做的事。我在C公司工作期间,和一群同为硬件工程师的同事打过交道,其中有些相当老资格的家伙。从他们自己写的一些文本的修改历史可以看出,有的甚至长达十几年,说明他一直在作同样的工作,可以说都已经“成精”了。这些人不但设计经验老道,而且对设计过程和环境的要求也极为讲究。他们几乎每个人都写了各式各样的应用软件,对经常用到的设计过程进行了客制化,省去了大量应对各种工具软件的处理时间。后来,他们又自发地成立一个工作小组,把这些东西整合在一起,建成了一个有人维护,以常用的电路和FPGA设计工具为基础的软件环境,并在公司范围内推广。这个设计环境使得许多繁杂琐碎的工作变得异常清晰简单,以致于当那些工具软件厂家来访试图演示一些新的功能时,才发现对我们来说已经不是新鲜事了。对这些工程师而言,没有人要求他们这么做,做了之后,也没有额外的报酬和奖励。他们只是出于一种创造的乐趣,和与别人分享自己的成果的满足感。年复一年,这些人做着同样的工作并乐在其中,你能说他们是群没有前途的人吗?


在这样的环境中,很多工程师并不以将来要升职做经理,做部门主管为目标。在多数人看来,做工程师,或做经理,只是因个人爱好不同所选择的不同道路。我认识的人中,有前面说过的那些多年从事同一工作成了“精”的,也有由工程师改当了部门经理,过了些年又回来做工程师的。人们之间会因为某个成就或奖项而相互祝贺,却鲜见因为某个人做了经理而道喜的。因为在多数人看来,这和一个人吃惯了甜的,要换换口味改吃辣的性质没什么两样。


当然,这种情况不能简单地套用到中国的环境。中国传统上是个“官本位”社会。官儿大一级就可以对人吆五喝六,指手画脚,视手下为孙子辈。这种情况恐怕还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长此以往,当工程师干活的难免气不忿,希望有朝一日也翻翻身,使唤一下别人。不过太多的事实证明,不少人在一个领域里是天才,一旦改了行就变得平庸起来,一事无成。不管哪一行都有各自的规矩,指望靠在一个地方的成就而各行通吃,对大多数人来说难度恐怕太大了些。吹胡子瞪眼训人自然谁都会,但要做好一个真正的管理者,却并不是像想象的那么容易。


当工程师不能以抄袭为荣,当经理也不能以训斥下属为本事,这里有同样的道理。因为对两者而言,这是最简单的做法,但也是最无能的做法。


说了半天,有人可能要问:你干这个这么些年,前途在哪?


这话要看怎么说了。我的同班同学里有做了高官的,昔日的同事和徒弟也有当了哪哪儿的几把手的。如果从仕途角度而言,我不如他们,当然算不上有前途。我也并非没有机会进入这个圈子。我也曾面对选择犹豫过,所要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我会后悔吗?我知道,一旦走上那条路,就回不了头了。我不能肯定我会不会喜欢那些岗位上要做的事,但可以肯定我现在做的是我喜欢的。既然如此,还是安了吧!


也许有人会质疑这种选择,视之为迂腐。但是,这么些年来,我能始终从工作中寻得快乐,并靠着这双手,给老婆孩子搭建起了一个安乐窝,能过上虽不奢华,却也是体面殷实的生活。孩子不必怕交不上学费,老婆也无需愁没米下锅。这,算是前途吗?


回到开始时的那个问题:干硬件有前途吗? 再推广一些:干软件,干市场销售,干管理。。干工程师,有前途吗?


我的回答是:当然有,只要你喜欢它!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文章来源:电子工程专辑

免责声明:本文系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所用视频、图片、文字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第一时间告知,我们将根据您提供的证明材料确认版权并按国家标准支付稿酬或立即删除内容!本文内容为原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传感器技术 制造业的未来是智能化,智能化的基础就是传感器; 互联网的方向是物联网,物联网的基石也是传感器; 关注传感器技术,获得技术资讯、产品应用、市场机会,掌握最黑科技,为中国工业导航。
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推荐
我要评论
0
0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我知道啦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 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