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标签: 供应商重构

相关博文
  • 热度 11
    2019-7-7 21:02
    7618 次阅读|
    10 个评论
    中美贸易战背后的供应链重构
    夏日炎炎,已经正式告别了公司,也告别了我熟悉的工厂,从生产计划开始,我已经在供应链领域干了有十几年了。 搜索 复制 从功能手机工厂开始,我看过冲压工厂,电镀工厂,蚀刻工厂,抛光工厂,到后面的压铸工厂,到SMT贴片工厂,到PVD工厂。 转入ICT行业后,又接触到LCM工厂,包材工厂,电源工厂,塑胶厂,连接器工厂不一而足。 总而言之,在深圳龙华开始,到东莞松山湖,大朗,寮步,清溪,福永,沙井,石岩,松岗,黄江,广州开发区,我几乎在这个产业里面浸营了太久了。从摩托车司机,的士司机,产线作业员,工厂工程师,士多店和小餐饮的老板,还有各种路人甲,都逐步看到了制造业的变迁,还有就是城市人口的变迁,我这里没有统计数据,只有直观的体会和对话,大家可以参考补充。 在金融危机之前,东莞上万人工厂有不少,包括高埗裕元,黄江精成,石碣台达,联胜科技(东莞万士达),伟易达,还有虎门的最大的玩具厂,到2019年我们还能看到几家有上万人呢。据传广达和富士康都是采取了高比例的自动化取代人工的制度,那这些大型的台资和外资企业都在向哪里去,而这样又是为什么。 中美贸易战表面上是瞄准了高科技龙头,然而他却是实际打击了整个3C的供应链,尤其是处于供应链底端的系统产品制造工厂,而台资工厂和以及相关的元器件公司受到了较大的损害。大部分的美国人使用的手机,电脑,笔记本,服务器,交换机,路由器,防火墙,智能硬件,工业IT产品都是中国生产,出口到美国,关税是一把利剑直接将微薄的制造利润砍得看不见了。 泰国,越南,菲律宾,马拉西亚,印度和柬埔寨都成了他们的出海选择,没有办法一一点名了,太多了,如果在这个制造业呆过三五年的人,哪怕是最底层的作业员也都知道有一天会去东南亚,而且会加速成为现实。 从皮鞋和耐克服装开始,迁移出去的工厂已经越来越多,种类也越来越多,如果没有了规模制造业和劳动密集型企业,我们的城市就能因此产业转型升级了,全部转向服务业了,我看这个未必是自觉的选择,所以也不是想象那样美好未来。 淘宝,拼多多和京东引发的电商供应链体系; 以盒马鲜生,京东7FRESH 为代表的消费升级,引入消费供应链体系; 还有以名创优品,小米打造的消费电子升级供应链体系; 当然也还有华为,中兴,华三,浪潮和联想打造的ICT 供应链体系; 这些都可以留在中国,但是你发现都不一定留在珠三角,可能是河源,韶关,也可能是湖南,也可能是广西了;很多规模的台企,美资,日本和韩国企业都走向了更低的东南亚; 珠三角的城市,尤其是以前制造业发达的区域都会面临着人口流失的阵痛,包括为制造业群体配套的租赁,摩托车,小吃,小餐厅,大排档,杂货铺,超市都面临着消失。 美团和饿了么的就业远远解决不了制造业流失的就业岗位,如果用官方一点话语来说这个是产业转型必然结果,那政府应该为这个转型做出哪些更有价值的工作,或许再过十年回头看产业和城市,也不一定会造成一些不好的后遗症了。我们这些干制造业的,供应链是不是都得跟着低端产业转移?都要多打几个问号。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