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标签: 财务预期

相关博文
  • 热度 9
    2019-7-12 12:51
    6314 次阅读|
    4 个评论
    三星电子Q2利润将暴跌56%?因为手机卖不好?
    三星电子( Samsung Electronics )本月月初公布了 FY2019Q2 的财务预期,预计这一季度三星电子的销售额约在 56 万亿韩元,而营业利润约 6.5 万亿韩元。大部分人对这种基数应该是没什么概念的,所以还是需要对比一下上一季度的情况和去年同期。 就环比来看,这两个数字还是略有提升的—— 2019Q1 的这两个数字分别是 52.39 万亿韩元和 6.23万 亿韩元。虽然提升有限,但这个预期仍然是个比较合理的值,下文也会进一步提到。 来源:三星 实际上如果和去年同期来比,降幅还是比较大的。按照预期来看,三星电子 2019Q2 营收同比也就是降低约 4% ,而营业利润则猛跌了 56% 上下。就营业利润来看似乎是相当触目惊心的数字。 再配合一个值来看,尤其在近期不少媒体渲染的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的份额跌至不足 1%—— 这个数据有多家统计机构的数据支持,包括 Strategy Analytics 、 IDC 和 Counterpoint 。那么是否因为手机的关系,这种跌幅看起来就有了可循的依据呢?实际情况可能并没有这么简单。 首先来看一看营业利润同比巨大跌幅的问题,三星并没有在预期声明中给出解释——但实际上这也并不是 2019Q2 才出现的问题。观察 Q1 的财报就不难发现,早在今年 Q1 ,三星电子的营收就相比去年同期下滑了 13.5% ,营业利润更是跌了将近 60% 。所以 Q2 不过是延续了上一季的状况而已。 那么三星电子的这种下滑,是否像很多媒体说的那样是因为它在手机市场表现不佳所致呢?三星手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跌破 1% 的这个数据恐怕可以追溯到 2017 年第四季度,当时 Stragegy Analytics 就认为,这个值已经跌到了 0.8% 。而更近期的数据则来自 Counterpoint ,这家机构的数据显示 2018Q1-2019Q1 期间,三星手机在国内手机市场的份额始终是 1% 。 来源: Counterpoint 所以,三星电子现如今业绩现状跟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可以说几乎没什么很直接的关联,因为人家的手机业务早就不靠中国市场吃饭了。那么国际市场的情况如何呢?还是援引 Counterpoint 的数据,三星智能手机的市场份额虽然略有下滑,但整体走势比较稳,有被华为追赶的可能性,但第一的位置仍在。 来源: Counterpoint 那么三星电子现如今的营收和利润下跌究竟是由什么造成的呢?这就需要研究一下三星 Q1 的财报,以及市场的现状了: 来源:三星电子 FY2019Q1 财报 从这份报告就不难发现,三星电子营收这一季的最大来源是 IM ( IT 与移动通讯),即业务主体的智能手机, 2019Q1 手机贡献了 25.92 万亿韩元的营收。紧随其后的则是 DS 业务(设备解决方案)——这个业务的主体分别是半导体和显示面板。其中半导体业务的核心是存储器。 DS 业务贡献了 20.62 万亿韩元营收。 但就营业利润来看,手机业务显然利润率已经偏低了。真正贡献利润的就是三星电子的 DS 业务,即半导体和显示面板。 来源:三星 把战线再拉长一点就会发现,从 2016Q3 开始,三星电子的半导体业务,就已经在利润方面将手机业务抛开了,妥妥的三星利润主要来源。而从 2017Q3 开始, DS 业务的营收也开始超过 IM 业务。 再回看一下 Q1 的这份财报就不难发现,虽然 IM 业务的利润也在跌,但真正导致 Q1 利润暴跌的原因就在半导体(以存储器为主)和显示面板业务( DS 业务)。 DS 业务 Q1 营业利润同比跌幅实际达到了将近 70% 。 探究三星电子 DS 业务利润大幅下挫的原因其实也不难。三星在 Q1 财报中解释说,鉴于数据中心企业的库存调整,内存芯片价格下滑促使半导体业务表现不佳;另外,显示面板业务的萎缩,则源自柔性显示屏需求不及,以及大显示面板出现了更多的市场玩家。 的确如三星所言, 2019 年 DRAM 内存价格相比去年年末跌了 30% 以上, DDR4 内存价格已经创下三年来的新低。 NAND flash 市场自 2018 年以来的跌幅更不用多谈。存储器和显示面板原本就属于 “ 强周期 ” 行业,即行业整体水平呈周期性波动,价格也发生周期性变化。 这种情况对三星而言并不稀罕,早年三星曾经历过至少两波行业周期性下探。而且三星的做法都堪称教科书级别,即著名的“反周期操作”。 2012 年前后,在存储器价格发生周期性下跌、行业萎靡时,三星不仅没有收缩业务线,而且还大规模扩大产能,无视 DRAM 业务的长期亏损,仗着韩国政府(以及美资)这个靠山加大投入,致使 DRAM 行业真正步入寒冬。 这一招导致大量行业玩家退出市场,日本存储器市场就是在这样的操作中出局的。“反周期操作”也是三星如今站稳脚跟的法宝。实际上,三星在财报中提到 NAND 需求预计下半年会在 “ 关键应用 ” 方面增长,所以 “ 三星针对高密度存储,将要主动产生新的需求,扩充第五代 V-NAND 供应加强成本竞争力 ” ;而针对 DRAM , “ 三星计划灵活管理产能,通过扩充 1Y-nm 产品生产,来加强竞争力。 ” 这显然是常规反周期套路。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在 2018Q4 以前,从三星财报也不难发现其半导体业务每季度营收稳步成长,而利润则在这些年发生大跨步迈进。实际上,从 2016 下半年到如今两年利润涨 3 倍。这种幅度的波动并不正常,大致与存储市场的几名大玩家控制价格有关。 今年 5 月底,中国反垄断机构就对包括三星在内的几家公司,在中国多处办公室展开取证调查,提及其有碍公平竞争行为 —— 这也并非三星头一回遭遇政府调查,过往相关其存储、显示面板业务的反垄断调查历史也比较多样。所以现如今存储器价格的这种断崖式下跌,恐怕还是多种因素杂糅的结果。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