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标签: 因果

相关博文
  • 热度 15
    2019-5-24 16:49
    8253 次阅读|
    19 个评论
    贸易战背后的因果与个人
    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曾经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多数以战争告终----正如公元前5世纪希腊人和19世纪末德国人面临的情况一样,这就是著名的 修昔底德陷阱 。而现在这个陷阱几乎已经被视为国际关系的 “ 铁律 ” 。 就延伸到美国为什么要发动贸易战,贸易战的本质又是什么?本质有二, 其一为了维持美国世界霸主地位 ,其二是 为了缓解与转嫁国内危机 。想当年 20 世纪时候的美日贸易战,先是以“ 301 调查”展开贸易战的开端,而后陆陆续续持续 30 年之久,与现在美国对于我们来说的套路何其相识,先让我们来回顾下历史上的美日贸易战。 从 1960 到 1990 年,美日贸易战持续 30 年,为期这 30 年之间,美日两国之间有着无数次的贸易摩擦,纺织品战,钢铁站,彩电战,汽车站,半导体站以及电信战,而这六次都是以美国在贸易战之中占据绝对的主动权。 有的学者就在深究到底是什么促使每次都是以美国胜利而告终,而最终的得出的深层次的在于日本国内经济发展方式出现着严重的缺陷,过于依赖对外出口,导致本土内需不足,而又过分的依赖于美国的市场,所以在市场的面前又不得不做出相对应的妥协,再加上国内资源匮乏,石油,矿石等都需要进口,进一步被美国所利用。而对于去年贸易战来说国内所提的最多的莫过于拉动内需,自主创新,加快一带一路的建设等等。 依据修昔底德陷阱 来说,作为第二大经济体,与美国的贸易战是不可避免的,而这次的由美国 17 年 8 月挑起对华“ 301 ”调查就是一个开端,从这个时间节点已经开始的对华的打压, 18 年 4 月的中兴制裁时间,让国内发现“芯片荒”; 7 月 6 日, " 美国政府对原产于中国的 340 亿美元商品加征 25% 的进口关税 " ; 8 月 23 日,原产于中国的 160 亿美元商品加征 25% 的进口关税; 9 月 24 日,美国政府对原产于中国的 2000 亿美元商品加征 10% 的进口关税。中国商务部决定自 2018 年 9 月 24 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约 600 亿美元的商品加征 5% ~ 10% 的关税; 2018 年 12 月, " 中美两国分别向对方 1100 亿美元和 2500 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 。至今的前不久对华为以及今天及后续的大疆等科技与软件公司的制裁。 针对于前前后后两国之间的领导人经过多达 11 余次的协商,但是始终都没有谈成功,而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只看到了贸易战这一个结果,而他们之间到底谈了什么,到底有哪些东西是不能接受,大多数网民来说,对于里面的丝毫不知情,只知道民粹情绪比较严重。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美国到底提了哪些内容,两国国家领导人又在协商哪些协议。 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1. 缩窄美中贸易逆差,中国必须在截至 2020 年,减少对美国的 2000 亿贸易逆差; 翻译一下就是,你卖给我东西太多了,我卖给你东西太少了,你要把门打开,让我的东西多卖点进去,但你要减少卖东西给我。 但是,你想买的东西我不卖给你,比如芯片,你不想买的东西也得要多买点,比如,农产品(下次跟大家详细讨论一下如果全放开农产品市场,中国会发生什么) 2. 保护美国技术与知识产权,中方不得用 “ 技术换市场 ” 的条件 “ 逼迫 ” 美方出让先进技术; 翻译一下就是,你只能买我做好的东西,做这些东西的技术你不能学,你也不能要挟我的企业说,告诉我怎么做,我就买你的,否则我就不买你的买别人的 3. 限制投资敏感技术,要求中国不能 “ 反对、挑战或以其他方式报复美国限制中国投资美国敏感技术领域或事关美国国家安全的领域 ” ; 翻译一下就是,我不让你的企业投资我重要的、敏感的行业,你不能反对,也不能报复 4. 放开美国对中国的投资,在中国的美国投资者要获得 “ 公平、有效和非歧视性的市场准入和待遇,包括取消外国投资限制和外资所有权 / 股权要求 ” ; 翻译一下就是,你要允许我的企业投资你重要和敏感的行业,你不能设任何门槛,比如你的金融行业 5. 要求中国取消特定的非关税壁垒,并确认美国可能对关键行业的产品实施进口限制和关税措施,其中包括 “ 中国制造 2025” 计划指定的行业 翻译一下就是,我要卖给你的东西,你不能加税,但是你要卖给我的东西,我要加税,最重要的是赚钱的或者关键性的行业你不能到我这卖,我有权利不允许你卖(比如 5G 和华为手机等等) 6. 要求中国立即停止引发产能过剩的 “ 中国制造 2025” 行业补贴和政府支持(备注:中国制造 2025 指的是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农机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等十个重点领域) 翻译一下就是,你不能发展高新技术,安安稳稳做打工仔,做做玩具、衣服、皮包、家具等让国际大牌公司贴个牌子,需要高新技术产品来买我的就好。 面对于以上的这些条件,对一个有追求的国家来说,任任何一个国人来说都不会答应这么无礼的要求。历经 40 年的改革风雨兼程,中国已经不是 1840 年的中国了,虽然暂时与美国的综合国力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但是也不会怕,这是作为一个国人的脊梁,是不能容别人践踏的。就像新闻联播所表述的一样:不愿打,但也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 对于国家来说,去年刷屏的叙利亚 驻联合国代表巴沙尔 · 贾法里 ,这位外国外交官踹头丧气瘫坐在沙发上,这位叙利亚驻联合国代表在会上怒斥美国以谎言为由发动侵略战争,劣迹斑斑。令人悲痛的是,就在贾法里大使发言一开始,美英代表就已经离席。一个国家尚且如此,没有雄厚的实力,只能任由美国诬蔑。而对于一个企业来说也是如此,就好像去年美国制裁中兴一样,想撤离你技术就技术,你丝毫没有任何的底气去摊牌。美国以为华为也是这样,就在前几天的华为制裁的时候,华为丝毫不惧,任正非面对于一个国家的制裁时候依然体现着作为企业家的格局与担当,有了相对应的应对措施自然不会怕别人如何去做, 10 年前就想到了今天的这个局面,可想而知,是多么的明智。对于国内的企业来说,华为是一个好榜样,踏踏实实的做事。然而对于个人来说,这就让我想了去年吉林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院院长李晓教授在 2018 年毕业典礼上的讲话里面所提到的几点。 第一,养成并保持学习的能力。 一是掌握学习的能力,二是养成合作的习惯。 第二,独立思考的能力。 第三,自主选择的能力。第四,审美能力。 第五,战胜困难的能力。 最后一点,要做一个具有使命感的人。 越往前走你就会很多事情是很难的,正因为难,所以让我们在往前走的过程之中收获每一份进步的喜悦,犹如加缪“西西弗的神话”这本书里面的西西弗斯。 参考文档: 2018 年中美贸易战的回顾与思考 _ 雷瑛 浅析中美贸易战的本质及中国的应对策略 _ 邓欢 中美贸易战的危与机探讨 _ 基于美日贸易战 _ 王乐琪 贸易战,美国到底提了什么条件? 叙利亚驻联合国大使的照片火了 日美贸易战 本文章来自达子记,作者jinfangda。 欢迎大家关注达子记,面对时代变化一个汽车工程师感想;
  • 热度 18
    2016-1-18 19:20
    3720 次阅读|
    16 个评论
    有一次在IC咖啡硬件群中聊天,有一位网友提到企业管理,大意无非就是“财聚人散、财散人聚”这个道理嘛!这句话我第一次听说是在7、8年前,一位女老板讲的,大意跟那位网友一样,企业管理不就是财聚人散、财散人聚,只是有些人选择财聚,有些人选择人聚,如此而已。我当时听了这句话,很反感,若按这位女老板说的,是不是她把财散出去,公司就能做好呢?很多公司的老板也散了财,也没几个真正做好的。并且她既然懂这个道理,为什么不散财把公司做好呢,公司做好上市,起码她也有大把的钱。然而可惜的是,这个所谓懂管理的女老板听说现在处境并不是很好。 我不否认,很多做的好的企业,确实存在财散人聚的特点,最典型的就是华为了,那么华为老板的管理思维,是不是从“财聚人散、财散人聚”这一点出发的呢,显然不是,起码任正非作为一个企业家,是想做一份事业,也就是说他的出发点是做一番事业,办好一个公司,为了做事业,办公司,选择了“财散人聚”这条路。所以,做好企业是因,财散人聚是果。 而今天一些企业,不是以做好企业为目的,为初心,为因,而是死记着“财聚人散、财散人聚”,哪怕他真的做到了“财散人聚”,以“财散人聚”为因,他期待着企业就会经营好,以为果,但我不知道这样的果是不是可以结的出来。 “财聚人散、财散人聚”这句话是比较好的抽象了企业经营的一些规律,但是这是外人通过考察很多企业得到的一个普遍规律,是一种表象,而不是内在原因。这种直接拿表象、结论作为公司的管理纲领,指导公司经营,则扭曲了那些企业家经营企业的初心,把因果颠倒了。 生活中,我们有太多的事情,自认为发现了规律,实际上则颠倒了因果,应该通过现象、规律溯源上去,找到最最原始的初心,根本原因。
  • 热度 1
    2014-11-12 22:21
    434 次阅读|
    1 个评论
    良好的 S 参数包括以下几个特点( hyperlynx 手册): "Sufficiently Wide Frequency Range" "Proper Asymptotic Behavior at Zero and Infinite Frequency" "Sufficient Resolution" "Proper Even and Odd Behavior" "Causal Trajectory Plot" "Passive Behavior" 1. 第一点有两种取样模式,对于 resonance frequency 点附近需要采用 adaptive signaling ,以获得较好的谐振点深度幅值; 2.DC 和 infinite 频率终点具有良好的渐近线,每个端口的传输函数可以表示为 ,每个端口多是独立的,在接近 DC 和 infinite frequency 处连续点处,传输函数的虚部基本基本为 0 ,所以 imaginary part tend to zero ; 3. 足够的精度可以保证在谐振处的取样充分,良好的还原谐振幅值; 4.In a good model, the real part of a dependency is an even function of frequency , and the imaginary part is an odd function . 表示 real part 在零点必须 slope 为 0 ,而 imaginary part 必须幅值为 0 。 Technical Background on System Realness Although you normally do not build the dependence for negative frequencies, you can. The model time response, including impulse response, is a real function and the impulse response and frequency-domain response are mutual Fourier transforms. If the inverse Fourier transform of a complex frequency response is always a real function indicating system realness, then this complex frequency response must obey the following special property: The real part of the dependence must be an even function of frequency and The imaginary part must be an odd function If this condition is satisfied, then the imaginary part of the inverse Fourier integral from minus infinity to plus infinity becomes identically zero. Since these functions must also be continuous, it immediately follows that all the following are true:Odd number (first, third, and so on) derivatives of the real part  are zero;Even number (zero, second, … ) derivatives of the imaginary part  are also zero 5. 因果轨迹线为顺时针方向的轨迹线,根据第二条条件可以知道轨迹线从 imaginary 为 0 的开始,到 imaginary 也为 0 的定终止。 In the trajectory plot of a model dependency, each high-Q resonance creates an almost ideal circle. By contrast, the overlap of several moderate resonances creates a more complicated picture. For example, both of the following examples have clockwise trajectories: An isolated pair of complex conjugate poles creates a complete circle An isolated real pole creates a half-circle.Thus, the sum of causal dependencies is a causal dependence. Less known is that the product of causal dependencies is also causal. This is related to a property of convolution where you may cascade several causal models and the signal propagating through all of them is properly delayed. In the time domain, cascading means convolving impulse responses of the models, and in the frequency domain it corresponds to finding their product, which must also remain causal. The inverse is also true. If you multiply causal and non-causal frequency dependencies, the product may well be non-causal.  6.passivity plot 的值在全频段多必须在 0 以上;下图是违反无源性检查的图例。 just for learning exchange, tks!
广告